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生烟
水生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6,837
  • 关注人气:2,2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宸汐缘》倪妮:你们凡人真是爱折腾

(2019-07-24 16:35:05)
标签:

原创

分类: 梦里寻他------


 

《宸汐缘》倪妮:你们凡人真是爱折腾

                    1

连刷了几天的《宸汐缘》,愈发觉得这剧除了张震和倪妮这对CP,别人是玩不转的。

 

之所以会让观众上头,全凭演技。

 

《宸汐缘》倪妮:你们凡人真是爱折腾

《宸汐缘》倪妮:你们凡人真是爱折腾

《宸汐缘》倪妮:你们凡人真是爱折腾
                               倪妮的哭戏感受下

 

仙侠剧看多了,忍不住有代入感,毕竟众仙家一开口提起的,动辄都是数万年前的往事。我问好友:“如果可以永生,你要试试吗?”

 

女友三个字生怼:“我没钱!”

 

“不要钱!”我强行安利,又觉得太没有说服力,于是补充:“不要提钱,就是人生忽然多了一个选项,你要永生吗?”

 

“不要。”她言简意赅地说,大概为了更好地共情,她又补充:“老子累死累活好不容易活过了半辈子,才不想无止无休。再说了,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不想打怪了!”

 

“你要?”她反问。

 

“不要!”我大笑着回答她,“听说你也不想要,我就放心了。”

 

这真是一次愉快的讨论,人到中年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矫情、不假惺惺地端着了,嘴巴和身体一样诚实,要就是要,不要就是不要。

 

《宸汐缘》中,倪妮饰演的小仙灵汐,向另一位名叫花烟的小仙学编长生结,边编边聊,当得知花烟是由人间皇宫中的一位小丫头修炼多年才得以成仙的,小丹鸟灵汐的质疑便来了。

 

她说:“你修习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从一个宫殿,修到了另一个宫殿,从伺候凡人,修到了伺候仙人,你以前在凡间编长生结,现在在天上编长生结,又有何不同啊,你们凡人真是爱折腾。”

 

《宸汐缘》倪妮:你们凡人真是爱折腾

 

原来,一旦进入可怕的中年,连看个古偶剧都能一来下饭,二来上头,三来诘问人生。

 

 

2

我总能想起经济学家和渔夫的故事:

 

经济学家到海边度假,看到一位渔夫正悠闲地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他好奇地走过去,问:这么大把的时间,你为什么不去捕鱼?

 

渔夫回答:我已经捕鱼回来了。

 

经济学家质疑:为什么不趁着天气好,多打一些?

 

渔夫不解:打这么多鱼做什么?又吃不完。

 

经济学家说:吃不完可以卖掉啊,卖鱼的钱你可以用来买一艘大船,就能捕到更多的鱼、卖更多的钱,这样下去,你就可以发展远洋捕捞了。

 

渔夫问:然后呢?

 

经济学家答:你可以成立自己的公司啊,你成为企业家之后,请人替你打理公司,然后你就可以悠闲地去海边度假了。

 

渔夫笑了:就像我现在这样吗?

 

从前我觉得这个故事很赞,逻辑毫无问题,但真正读懂它,是在中年之后——渔夫的悠闲,与经济学家设定的悠闲,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渔夫没有抵抗生活击打的能力,哪怕遇见一个小小浪头,他的生活便将被全盘毁坏。

 

教育、医疗、赡养,不谈建构于经济基础之上的高端,大多数成年人总是需要提着一口气,生怕没有那口仙气吊着,一松再松之下,怕是连水平线上的平常生活都难以保障。

 

老树先生说过的话,让我深信不疑:非大有不可以大无。

 

许多人对许多事物的许多不屑,大约也只是无法拥有之后的看淡、看轻。

 

作为平常人,我们需要这样的心态与精神。

 

3

陈原说他七年前离开家乡的县城时,除了年迈的爷爷,再没有其他人送他。爸妈在他读高中住宿那年离了婚,遇了假期,他能去的只有爷爷独居的家。

 

他说:“我一点儿也不因为他们离婚而难过,相反地,我觉得我们都解脱了。”

 

陈原大学读的是土木工程,是姨父帮他选的,他认为这个专业毕业后回到县城来,有机会捧到一个相对坚牢的饭碗。

 

因此当陈原进入姨父安排的单位工作了四个月之后毅然决然地离开时,这位真正关怀过他的长辈,从自我角度深深地失望了。他说他再也不管他了。

 

《宸汐缘》倪妮:你们凡人真是爱折腾
                        《天气预报员》剧照

陈原去了北京。三个月后当他的口袋里只剩下一张刚够回家的车票钱,犹豫许久,他还是给他的同学打了电话。陈原去了长春,借住在同学家里,用同学借给他的钱,应付着每日必需的开销。他应聘上的第一份工作,是家教中心的授课老师。没多久,他发现该中心资质可疑,但还是撑满了一个月,因为如果半途而废,他拿不到工资。

 

之后将近一年的时间,陈原基本处于应聘、辞工、再应聘、再辞工的状态。后来,他去了石家庄,又是几经周折,他总算找到了专业对口的工作,再一年后,他被调到了北京总部。

 

“到达北京,是在夜里十一点多,站在出站口,忍不住大喊了一声‘北京,我回来了!’”陈原自嘲:“就像个傻子。”

 

他的工作能力和经验是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他能吃苦,有容忍度。遇了难缠的甲方,图纸一遍遍地修订,同事已经恼到踢桌砸凳,陈原仍旧在灯前细修,试着用客户的眼光找到可能被挑刺的细节。长差、苦差,他来;进工地、盯进度这类的脏活累活,他来;与挑剔的客户对接,他来。

 

《宸汐缘》倪妮:你们凡人真是爱折腾
                              《天气预报员》剧照

陈原单身。因为家庭的原因,不负责任的父亲和提起父亲就唠叨、谩骂的母亲,曾是他整个童年和少年时期的苦难记忆。

 

某次加班到凌晨,陈原刚站起身,就觉得天旋地转,下意识地想要依靠什么,抓住的却是转椅的靠背,他跌倒在地,被带翻的椅子砸在他身上。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醒来时,已经天亮了。

 

医生给出的诊断是太累了,长期缺乏睡眠,如果长此以往,下次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那次之后,陈原打算找个女朋友,至少下次跌倒时,身边不会没人知道。

 

与相亲女孩见面那天下午,陈原临时有事去了一趟工地,不小心被铁丝挂破了早上新换的裤子。在膝盖位置,大概三厘米,因为常常进出工地,他并没有太往心里去。等到从工地出来,眼看已经迟到,来不及换衣服,他就匆匆赶去了约好的餐厅。

 

坐下没一会儿,女孩的脸色就不好看了。陈原不但裤子破了,端杯子的手指上,纹路里残留着从工地上带回的难洗的漆迹。

 

陈原被嫌弃了。

 

当时的陈原,月收入至少在两、三万的样子,他的父母、爷爷、姨父一家,都已经得到了他的反哺。陈原说,如果有一位我喜欢的女孩子,恰好她也能理解我的话,那么后半生,我愿意为她不辞劳苦。

 

“我一定会做得比我父亲好得多得多。”他说:“可是,这世上怎么就有这样的姑娘,既要男人带得出去,又带得回来,既能赚钱养家,又能烧菜做饭,既能当牛做马,又要衣着光鲜,都是偶像剧惹的祸吗?”

 

“也不能这样说吧,”我试着开导他,“你们之间完全不了解,也许她把你的不修边幅,当作了对她的不尊重和不重视。要不你试着解释一下?”

 

陈原有些不耐烦,他说:“算了,有时间不如接两单私活儿。”

 

“工作已经成为了你的惯性?”

 

“是的,不然很快就会被新人取代,被淘汰。”

 

我欲言又止。劝人结婚和劝人生娃,是同样让人讨厌的话题。那天我妈劝说我离异的表姐再婚,说筷子也要一对,我忍不住说干嘛非要使筷子,汤勺行不行?

 

当时还自责了一下怎么年纪越长,越不肯圆融了。而现在我快要变成我妈了。想到这里,我咽下了想说的话。

 

如果不离开家乡,今天的自己会不会有所不同?陈原说,他无数次想到这个问题,如果留在家乡,现在可能已经有了一份安稳工作,不多但足够维持生活的收入,结一个吵闹但平实的婚,周末双休,夏天的午后,就和朋友躲进树林里烧烤,跳进河里洗去满身酒气,再回到岸上继续,直到月上中天。

 

陈原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又想起了渔夫和经济学家的故事,但已经不想再宣之于口了。

 

而行文至此,我想到了埃米利·狄金森的一首诗,摘录于下: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

成为更新的荒凉

 

4

小姑娘的私信:姐姐,想听你讲一讲你的写作经历。

 

我答应她有时间会在文章里写一写,但再一转念时,又觉得乏善可陈,没什么可写。

 

我始终觉得写作是最好的职业。尽管将近一年以来,当我将它作为职业时,感受到了许多焦虑与煎熬。

 

但,又有哪个职业不存在焦虑与煎熬呢?对不对?

 

我们都在不自由中争取着最大的自由。

 

《宸汐缘》倪妮:你们凡人真是爱折腾
                        《天气预报员》剧照

写作最美妙的感觉,就是文章完成那一刻的恰到好处的醉酒感,如果这篇文章里刚好又有几个让你觉得满意的句子的话,那么这种醉酒感当真可以上头一会儿。

 

那天,看到一位文友发布的朋友圈,图片是四张密密改过标色的文档文字,他说肝已经不见了。我说我刚刚改稿改丢了肝,又被退稿险些弄丢了心。

 

还有一位做网文编辑的朋友,在深夜的朋友圈里说:世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工作?然后第二天早上,就见她又发了张好看的自拍,配文是“今天也要加油鸭!”

 

谁不是一边灰心丧气,一边拼命努力?

 

书店里用来摆放杂志的位置越来越小,写作群里,时常会有人问,目前市场上还有哪几本杂志的存在?

 

而面对邮寄或者快递来的样刊,也早已失去了最初的激动和满足,代之的是更深的焦虑和不安——计算当月的写作字数、上刊篇幅、稿费金额,并立下次月的flag,而flag本身,就如彩云易散琉璃脆。

 

有这种焦虑的,还有我妈。她时常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我已经失业的担忧,而我明明一直很勤劳,所不同的只是,由老板的写字桌前,换到了自己的书桌前,需要自己缴纳养老、医疗保险,需要自负盈亏。

 

女儿一直对家里能够养一只狗或者猫心存期待,这种期待在我刚辞职时到达了顶峰,但我清楚地知道,因为家有直男和娇女,我定然是铲屎官本官了。而某种情况下,我觉得仅仅一根猫毛,都可以引爆我的焦虑。

 

不过,就在今天,当我一边手洗衣服,一边又刷完了一集电视剧后,忽然就想通了。

 

《武林外传》中,亲爱的郭芙蓉说:生活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

 

我为什么焦虑?不过是源于对自我能力的质疑。因为对能力和回报有着过高期许,无法达成时,才会一再产生心理落差。而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达成,永远无法达成。

 

而如果换一种思维,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讲,当丧失了适度的焦虑,似乎也丧失了许多向前走、坚持下去的力量。

 

如果你也和我一样,希望我们一起,好好照顾自己的心理和身体,在不被崩坏的前提下,再坚持一下,好不好?

 

我遇到过很多很好的编辑,或年长,或年少。有一位年长的编辑,第一次投稿到邮箱,他便打了电话给我,不吝赞美地说:“特别好。”

 

就在那次对话中,我坦率地倾吐了苦恼:“这条路走起来太难了。”

 

他说:“是很难,不过你可以试着走下去。”

 

可以说,那是对我最好的鼓励了,成为我最初的勇气和力量,我始终记得。

 

老师已经离世。我们素未谋面。

 

5

事实上,从来不是焦虑在找我们,而是我们一直在不停地找它。似乎我们的一生,就是由解决一个个焦虑来完成的。

 

如果放下心中的执,我相信自己可以活成欢喜愉悦的模样——手机不好玩还是电视剧不好看?或者和老友推杯换盏谈天到夕阳隐没不开心?

 

中午在路边的夫妻面店吃面,只有两桌共四个客人,老板在后厨掌勺,老板娘坐在收银台里刷着×音笑得嘎嘎响。

 

谁能说,这不是幸福生活?

 

然而,相信还是有无数个我,无数个你,无数个陈原,我们一边庆幸、一边后悔,一边顿悟、一边迷惘,一边焦虑、一边在成长、懂得中日渐苍老……

 

 

《宸汐缘》倪妮:你们凡人真是爱折腾                          《绣春刀》中的张震,这是难以翻越的一座山

 

《宸汐缘》倪妮:你们凡人真是爱折腾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