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意林小文学
意林小文学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675
  • 关注人气:1,3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5年2月13日

(2015-02-13 14:16:11)
标签:

杂谈

3

方邶邶看着怪兽们一个个都吹干了毛,她暗自给它们归类:领头的凯撒和弟弟吉吉长得很像两只小熊,一个是纯黑色,一个是纯白色,拥有肉嘟嘟的胳膊、腿;法索是一只肉球版的雪狼,毛发在灯光下异常闪亮;丁宝稍微有点儿瘦,可小肚肚上很有肉,看起来像《冰河世纪》里的那只松鼠;卡雅则像一只直立行走的黄色波斯猫,小脸鼓鼓的,两只包子一样的眼睛特别大,水汪汪的。

那个……你们饿吗?我弄些东西给你们吃吧!方邶邶温和地建议道,不过,你们想吃什么呢?

她只是试探性地问,关于怪兽到底吃什么,她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千万不要让她听到一堆从没听过的食材。

随便!凯撒的眼睛都快饿绿了,可为了保持怪兽的教养,它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装得这么平静。

我要吃面条!最小的怪兽吉吉在哥哥怀里翻了个身,睡眼惺忪道。其他几只怪兽马上露出赞同的表情,眼睛高兴得眼睛变成了竖瞳。

方邶邶脸上露出了笑容,好,你们等等,马上就来。她快活地哼着歌去厨房了。

凯撒低头埋怨道:吉吉,你不要动来动去,你的毛弄得我想打喷嚏。

吉吉用委屈的眼神看着哥哥,奶声奶气地说:累了,肚子饿,不走了。

法索用它银色的毛茸茸的尾巴扫了扫吉吉,说:要走也等吃完面条,再等雨停了。

丁宝还在一旁焦虑着,它撇撇嘴道:人类根本不值得信任。

卡雅拿起方邶邶桌子上的红色蝴蝶结发卡,将它别在自己头上的绒毛上,说:还不都是你!非要再观察别的守夜者,害得我们吃了那么多苦。

上次它们几个从方邶邶这里离开后,又去观察其他守夜者作为备选,可让它们失望的是,再 也没有其他守夜者能感受到它们了。

对于选谁做守夜者,大家的意见很不统一。

凯撒让大家投票,结果,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丁宝选了一辆多功能除草机,吉吉竟然选了一条狗。没人选方邶邶……最后大家集体决定回来,是因为再也找不到能感受到它们存在的守夜者了。

方邶邶将煮好的面条端进卧室,将五只小碗摆放在书桌上,怪兽们灼热的视线唰地移了过 去,可是谁都没动。

五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在面条和方邶邶之间转来转去,丁宝和吉吉甚至都咽口水了。

什么意思?难道在等她回避?怪兽吃饭的时候有什么奇怪的规矩吗?方邶邶惴惴地想。 

很快,她发现它们的目光由焦灼地看着面条变为不满地盯着她。

需要……我喂你们吗?她试探着地问。难道幼儿什么的需要人喂?小怪兽也不例外?

凯撒仰着小下巴,不高兴地说:不用!我们是伟大的怪兽,又不是人类的小孩子。” 

方邶邶迷茫了,那它们究竟在等什么呢? 最小的奶娃怪兽吉吉奶声奶气地问:餐巾呢?刀叉呢?银闪闪的盘子呢?

“……”方邶邶随手扯了点儿手纸给它们围在脖子上,又给每只怪兽发了一双筷子。

这不符合我们的用餐礼仪。法索低头看着脖子上的白色围脖,不满地抗议。

丁宝则一边紧张地嗅着脖子上的纸巾,一边焦虑地问:这个东西真的是纸巾吗?你不会想 用它把我勒死吧?

“……”

凯撒满不在乎地安慰丁宝:人类那么落后,他们的卫生纸可没那么多用途。

卡雅对着柜子上的穿衣镜美美地转了个圈,开心地对方邶邶说:我觉得白色纸巾配我的黄色毛发挺好看的,你能帮我在上面画点儿梅花点缀一下吗?

即使人类没有用餐礼仪,难道他们吃饭前也不洗手的吗?

凯撒它们几个还在嘟嘟囔囔地抗议,这边方邶邶已经拿起筷子喂吉吉吃面了。

吉吉小口小口地吸着面条,圆溜溜的眼睛盯着方邶邶,它觉得这个人类女孩并不像哥哥说的那么没用,起码她的面做得很赞啊。

它打算放弃曾经选择的那条狗,改选这个人类姐姐做守夜者。

面条真好吃!它欢快地吹了口气。

其他小怪兽看着吉吉一脸惬意地吃面,心里那个气!提用餐礼仪的也是它,什么也不顾的还是它,怪兽的脸都让它丢尽了!不管了,还是先吃面吧!

于是凯撒它们每个人抱起一只碗,不管不顾地爬到床上吃面。

4

方邶邶一边喂吉吉吃面条,一边问它们:你们是打算待在我家吗?屋里此起彼伏的吸面条声立刻停了下来。几只正在吃面的小怪兽表情各异地相互交换眼神,然后又看了看方邶邶。

方邶邶倒没注意到它们的脸色,她现在已经不是守夜者了,按照章程规定,她是不能私下跟怪兽接触的。

凯撒头上软嘟嘟的耳朵动了动,鼓着腮帮子想,她什么意思?这个人类少女要赶它们走?它咬着筷子去看旁边的法索。法索像是怕被抢走食物一样,几口就将面吃干净,还满足地舔舔碗底,然后悄悄地跟凯撒说:我感觉她对咱们似乎比上次冷淡了。

凯撒点点头:不能给她赶走我们的机会。不说别的,起码去了别的地方,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面了。

凯撒看看周围,确定大家都吃完了,便放下筷子,慢慢地从床上爬下来。它背着手,腆着肚子,学着它爸爸的样子说:我们打算委托你做我们的守夜者。

果真被她猜中了……它们宁可在外面淋雨,也不早进来半个小时,如果赶在十二点之前,她的试用期没过,她就能顺理成章地接下它们的任务了。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方邶邶放下筷子,低头想了一会儿,说:理事会里有很多师兄能力很强,要不你们过去试试?如果是在十二点前,她绝对不会把机会送给别人。

凯撒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人类少女果然不想接它们的委托任务了。

我们是出身尊贵、血统纯正的怪兽,想接我们任务的守夜者很多很多!我们只是想给你一个机会!凯撒在房间里踱着小步,试图开导一下这个不识时务的人类少女。

方邶邶还是低着头不说话。

卡雅吃饱了,钻到方邶邶的衣柜中,在衣服间滚来滚去,说:其他守夜者都感受不到我们,我们只能来找你啦。

凯撒狠狠地瞪了卡雅一眼,像是在说,你怎么能说实话呢?

最糟糕的还不是守夜者们感受不到它们,而是自从来到人类世界,并不像长辈们描述的,属于它们的守夜者会在人群中闪闪发光,无论相隔多远的距离,它们都能将守夜者找出来。

除了眼前这名少女,所有人在它们眼中都是同样灰扑扑的颜色。吉吉最后一个吃完面,它在方邶邶的衣襟上蹭了蹭,拱到她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开始眯着眼睛打盹儿。

方邶邶抱着吉吉,帮它梳理头上的绒毛,皱着眉头问:你们的意思是,除了我,别的守夜者都感受不到你们?

几只小怪兽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方邶邶心里纳闷:这是怎么回事?守夜者有上百年的历史,似乎从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如果守夜者们都感觉不到怪兽,那她为什么能感觉到呢?

咔嗒——”门外传来开锁的声音,接着是拖动旅行箱的声音,还有高跟鞋轻轻踏在地板上的声音。

天哪,是爸爸妈妈回来了!

快、快藏起来!我爸爸妈妈回来了!方邶邶将要从衣柜里钻出来的卡雅推了回去,又转身将其他几只怪兽往衣柜里塞。

糟了,糟了!她已经不是守夜者了,是不能擅自跟怪兽接触的。

五只小怪兽被塞在不大的衣柜里,一个挤着一个,凯撒生气地说:法索,你该减肥了,你的肚皮把我挤得没办法呼吸了。

法索闷声闷气道:丁宝,把你的屁股从我头上拿开,我站不住了。

方邶邶忐忑地将柜门关好,走到客厅,迎接刚刚进门的爸妈。

5

客厅里只开了一盏落地灯,方爸爸坐在沙发上看信件,妈妈忙着整理旅行箱。

小邶?吵醒你了?妈妈轻声问。

方邶邶摇了摇头,有些纠结地问:爸、妈,王叔说怪兽们不来了,你们能感觉到它们吗?方邶邶的爸妈是理事会年轻一代中数一数二的金带守夜者,他们的感觉是不会错的。

妈妈边叠衣服边说:我们也很担心这件事,出任务前,对它们的独特感觉就消失了。方妈妈突然看向她,小邶,我跟你爸商量,既然你没通过资格考试,就不要勉强,好好用功读书。

方邶邶看着妈妈,不确定地问:您预感到什么了吗?

妈妈叠衣服的手一顿,又微笑着摇了摇头。

方邶邶凭直觉断定妈妈肯定知道了什么,而且是关于她的。她走到沙发背后,帮爸爸捏肩膀,讨好地问:爸爸,没有获得守夜者资格的人,接了怪兽任务会怎么样?

爸爸回头探寻地看着她:为什么想问这个?爸爸和妈妈迅速碰了一下目光,妈妈和蔼地说:听妈妈的话,不要去想这些了。如果你期末考进前三名,我们全家一起去潜水哦,你不是期待很久了吗?

嗯。方邶邶没精打采地应着。

啪嗒——”方邶邶的卧室里传来一声响动,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突兀。

爸爸狐疑地看向她卧室的方向,方邶邶立刻跳起来,推开卧室门,装模作样地瞧了一眼:啊,我没关窗,风把笔筒吹下来了。

卧室里,几个小家伙已经从衣柜里钻出来了,还将她的房间弄得惨不忍睹。

法索正趴在书桌上吃她的作业本和教科书,吃了几本似乎还不尽兴,试图去啃她的影集;凯撒紧皱着眉头,背着手,严肃地指挥丁宝和卡雅,往床上喷洒一种味道很怪的消毒水,方邶邶疑惑地看它时,它一副人类简直太邋遢了的表情;吉吉倒是老实,坐在一旁将她的八音盒啃得稀巴烂……

这就是小怪兽们的真面目吗?什么良好的教养、修为,都是骗人的吧!方邶邶在心里叹了口气,将房门关好。

爸、妈,你们……有没有觉得家里有什么不一样?她扯着睡衣上的花边,试探着问。

如果先前守夜者们是因为距离远才感觉不到怪兽,这回离得够近了吧?

妈妈扫了一眼客厅,眨眨眼说:感觉到了,小邶整理房间了吧?做得很好哦!

爸爸倒了杯水,走过来摸摸她的头:是啊,连我的皮鞋都擦了,小邶确实很能干!

方邶邶僵硬地笑了笑,跟爸妈说了声晚安,转身回了卧室,将门反锁,贴在门板上听爸妈的谈话。

希望我的预感是错的……”妈妈异常疲惫地说。

有我在,什么都不会发生的。爸爸安慰道。

小邶的……” “刺啦刺啦的塑料袋在响,危险……她的……黑白的空茫中,死亡……”妈妈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哀伤。

——不会的。去休息吧!爸爸轻声催促道。

台灯开关发出一声轻响,客厅里安静下来。方邶邶背靠着门坐在地板上,双手抱着腿。

妈妈果真预感到了与她有关的不好的事。是什么呢?所有的事情都变得怪异,守夜者们感受不到怪兽,是它们故意不出现,还是没来人类世界?这几只小家伙又是怎么回事?

它们一入夜就出奇地活泼,吉吉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将鞋子踢飞了;卡雅自告奋勇地过去帮忙,费了好大力气将左脚的鞋套在了吉吉的右脚上,另一只怎么也套不上去,卡雅又捏又掰,鞋还是没穿上,它一边按吉吉的脚用力,一边数落它的脚丫长得不好。

方邶邶实在看不下去了,接过卡雅手里的鞋,给吉吉穿好。

凌晨两点了,该睡觉了。她托着腮,打了个呵欠。守夜者的工作真的好辛苦啊!

凯撒做完消毒工作,见方邶邶困得摇摇欲坠的样子,走过去扯了扯她的裙角,说:到洗澡时间了。我知道人类的居住环境很糟糕,今晚只要准备负离子喷气式冲浪泳池就可以了。

方邶邶困得口齿不清,仍然很诚实地告诉它:没有。那玩意儿她听都没听过。

智能幻彩按摩浴缸也可以。法索补充道。

也没有。

那有什么?凯撒皱眉问。

水龙头。方邶邶揉着眼睛说。

法索在一旁感叹:人类的生活真是既原始又落后!

……

给它们洗过澡,吹干毛,方邶邶一头栽在床上睡了过去,这是多么不平常的一天啊。!

 

爸爸妈妈有事瞒着我。凭直觉猜测不是好事。我知道他们是在保护我,可是这样只会加重我的心理负担,似乎自己无时无刻不被意外窥视着。当然,怪兽的事情,我也瞒着他们,扯平了。

——《方邶邶日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亚洲 欧美 日韩 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