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個人資料
徐泓xh
徐泓xh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3,853,277
  • 關注人氣:4,138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誰看過這篇博文
加載中…
正文 字體大小:

【母親家族史摘錄】探尋母親韓德常的生母之謎

(2020-05-10 11:12:09)
標簽:

家族史

歷史

文化

情感

韓德常

分類: 家族往事

我的母親韓德常是“天津八大家”之首天成號韓家的后人。

【母親家族史摘錄】探尋母親韓德常的生母之謎

圖片說明:不滿周歲的母親,此時她的生母尚在,可惜沒有母女合影。

她的父親韓誦裳(1884-1963),南開中學第一屆畢業生,清末官費留學日本,1910年學成歸國。先從教,創建北京師大男附中;1919年轉向金融業,任職中國銀行大連支行、哈爾濱分行經理。1932年以后出任鹽業銀行北京分行副總經理、總經理。1950年以后,任北京市政協常委、全國政協委員。

【母親家族史摘錄】探尋母親韓德常的生母之謎

圖片說明:此時只有父女的合影了。

我的母親不到三歲時,生母王敏便因肺癆去世。身體不好生孩子多大多夭折只剩下一子一女我的母親和大舅韓德章。王敏在韓氏家族里,無論文字、照片還是口口相傳中,都沒有留下太多蹤跡,只能從我的母親和大舅的面容推測,她的長相端莊秀麗,膚色略黑。

【母親家族史摘錄】探尋母親韓德常的生母之謎

上面這張照片中,后排左邊站立的哥哥韓德章,一襲淺色長衫,前邊的妹妹韓德常,身著淺色半長衫,發型和哥哥一模一樣,一副男孩子打扮。兄妹倆人相差10歲,面容神態酷似, 只是妹妹比哥哥的前額更寬隆起更高,用北京話說:大奔兒頭。據說,當年哥哥喜歡彎下身子輕彈小妹的額頭,逗她玩:“大奔兒頭,大奔兒頭,下雨不發愁,人家有雨傘,你有大奔兒頭。”

我在寫母親的家族史時,一直對王敏充滿了好奇,有著尋找她的沖動。寫到外祖父韓誦裳這一部分快要結束的時候,冥冥中似有天助,我有了意外的收獲,以下全文摘錄書稿有關章節:

得知韓誦裳書法很好,曾有墨寶流傳,我即開始留心搜尋一些書稿、書法、版本的相關拍賣網站、網頁,試圖從中找到蛛絲馬跡。功夫不負苦心人,找到了一條“【書跋】韓誦裳題記王守恂稿本《待終草》等六種”的博文,文字篇幅較長,且配有多幅影印截圖。我反復讀了多遍,終于看懂了, 不由得長出一口氣:原來此文竟揭開了我母親的生母、韓誦裳原配夫人王敏的身世之謎。

此話要從天津近代知名學者、津門詩壇三杰之一的王守恂說起:

王守恂(1865——1936),天津人,字仁安,號阮南,晚號拙老人。清光緒24年(1898年)進士。曾官至清河南巡警道、民國浙江會稽道道尹。1918年結束了長達20年宦游南北的從政生涯,定居天津,與嚴修等人組織成立了城南詩社和崇化學會,致力于傳統文化傳播,留有著作《王仁安集》、《天津政俗沿革記》、《天津崇祀鄉賢祠諸先生事略》等。

   網上這篇署名“芷蘭齋”的博文,展示了作者在拍賣場購得的王守恂稿本六種,分別為《阮南詩再存》、《集外雜存》、《海天集》、《拙老人余話》、《任自然齋剩稿》及《待終草》,其中《拙老人余話》厘為兩冊。七冊稿本或詩,或文,或筆記,每冊封面及封二皆有王守恂自題集名及題記,兼有年款。芷蘭齋發現其中《阮南詩再存》封面,還有另一人即韓誦裳的小字題記,末鈐“誦裳珍藏”白方:

   冊內夾有子瀹稟三件,先岳在開封巡警道任內之通信,述德章兒時事,歷歷如繪。愛女鈞兒亦尚在人間,今一并保存之,去今四十三年矣。辛卯五月,病叟誦裳識。

  他在封面右側又題:“附德配劉太夫人詩稿于后。誦裳謹識,時年六十有八。”

  從這兩處落款的時間可以判斷韓誦裳是在1951年、他68歲(虛歲)時寫的。對照他的親筆履歷,那時他已告病辭職,與他自稱“病叟”也相符。

“去今四十三年矣”。他在重讀43年前的書信,稱王為“先岳”,還提及德章和愛女鈞兒 。博文作者由此解讀出韓誦裳正是王守恂的東床快婿,我也恍然大悟,原來母親的生母王敏是王守恂的女兒。阮南詩再存》中間部分收入的數通家書,給予進一步的證實:家書署款“敏”,信中多有言及大雄、大鈞兩孩童,尤言大雄趣事為多。大雄是母親的哥哥韓德章的乳名,大鈞是韓誦裳在題記中所說的愛女鈞兒,1908年以后病故。傳聞中母親前邊有個姐姐,長得白凈漂亮,可惜早夭。想必說的就是“大鈞”了。

王守恂稿本《海天集》中有一首七言詩《喜韓德章至自北京》,更把王守恂、韓誦裳、韓德章祖孫三代的關系交代得一清二楚。詩云:“終年埋首在塵埃,一歲稀逢笑口開。怪底眉間添喜色,雪天得見外孫來。”

我又進一步查詢王守恂老人的史料:他博學多才,不但擅長詩賦,其筆記文稿也很出色,寫作風格真誠典雅。尤其他與弘一法師李叔同的交往令人心動。李叔同年少時即以他為師,尊稱他為先生。王守恂任浙江會稽道道尹時,李叔同正在杭州第一高等師范學校任教,兩人經常晤面并伴有書信往來19171月中旬,李叔同致信王守恂,寄去了賀年明信片,并且邀約王守恂前去虎跑寺晤談。后來,王守恂在《仁安筆記》中記錄了這次會面的感受:晤天津李叔同,清癯絕俗,飽嘗世味,已在剝膚存液之時,自愧不如。”并對李叔同的淡泊名利“喜慰萬狀”。1918年,李叔同來到虎跑寺過年,又邀請王守恂來寺中與他會面。王守恂寫下了《虎跑寺赴李叔同約往返得詩二首》,多有后人推斷,王守恂是最早知道李叔同出家消息的人。 

   王守恂事業有成,文名甚盛,且琴瑟和鳴,夫人劉紋也寫得一手好詩,韓誦裳在《阮南詩再存》封面右側再題的“附德配劉太夫人詩稿于后。誦裳謹識,時年六十有八。”指的就是稿本中所附的丈母娘劉紋的詩作。

  但王守恂有人生一大悲:子女都先他而去。他有一子二女,幼子13歲夭折,兩個女兒也在年輕時相繼故去,其中之一即韓誦裳的夫人王敏。檢索到一份史料,王守恂在1918年為老友趙幼梅的亡子趙士希作傳時,提到過王敏的去世:

   論曰,余與幼梅交30年,情如兄弟,兩家眷屬往來。余女敏與士希相若。今年敏死,士希亦于是年故去。少者先逝,為之父母者其悲悼為何如耶?

   母親的生母、韓誦裳原配夫人王敏的身世從層層史料中呼之欲出:

   她是天津名士、詩人、學者王守恂的大女兒。生于1886年,逝于1918年。享年32歲。

這也解開了我的一個疑惑:“天津八大家”極重視兒女姻親,韓誦裳作為“天盛號”韓家長房一支的獨子,他的婚事馬虎不得。如今終于證實了這門親事的分量,并可進一步推測出月下老人是嚴范孫先生。

王守恂與嚴范孫志同道合,惺惺相惜,“津門”詩壇三杰指的就是:王守恂、嚴范孫、趙幼梅。王守恂辭官歸隱,即與嚴范孫一起組織了城南詩社和崇化學會。而嚴范孫與韓家的世交、姻親關系,前邊已多有描述,韓家眷屬借住他家,子女在他家的私塾上學,韓誦裳又是他一手教出的學生。另前文所述,嚴家和卞家也有世交、姻親關系,所以韓誦裳的母親卞家老太太最信任嚴范孫,她的兩個女兒韓四姑韓升華、五姑韓詠華的月下老人不也是嚴范孫嗎?原來老輩人說韓家嚴家親如一家,不是妄語。

(小注:韓四姑嫁給西北大學校長、留英歸來的傅銅,韓五姑嫁給清華大學校長、留美歸來的梅貽琦。)

只剩一個疑惑:韓誦裳上個世紀50年代初獲得并珍存的這個稿本,怎么會流落出去呢?芷蘭齋在博文中說:他發現此稿本每冊卷末皆鈐“王力存書”朱方。他說:原來這些稿本自王守恂之后,先為韓誦裳所得,又一度歸王力(中央文革小組之王力)所有,最后由他自“拍場攜歸”。我回憶到三舅曾經講過的:“我父親1963年去世后沒幾天,榮寶齋的人就急慌慌地趕來南柳巷,翻騰那幾箱字畫,挑來揀去,搶著回購。”那副林則徐的對聯即被收購去,后被鄧拓所得。是否王守恂《待終草》稿本也是當時被榮寶齋收購,后被王力所得,王力倒臺之后,流入了拍賣場呢?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