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個人資料
徐泓xh
徐泓xh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3,853,277
  • 關注人氣:4,138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誰看過這篇博文
加載中…
正文 字體大小:

【母親家族史摘錄】姨姨韓德莊在西花廳工作的日子

(2020-01-08 13:27:46)
標簽:

家族史

周恩來

鄧穎超

歷史

今天是敬愛的周恩來總理逝世44周年。我的姨姨韓德莊曾于1950年代短時間代理過鄧穎超秘書。現從正在寫作的母親家族史中,摘錄一小段,紀念這位偉人。

【母親家族史摘錄】姨姨韓德莊在西花廳工作的日子

周總理與鄧穎超之間者為韓德莊

一、

府右街南口,向北轉彎,沿著那道高大的紅墻,一直走到掛著國徽的中南海西北門。進門向左一拐,一組王府式四合院的舊建筑群,就是西花廳。周恩來總理和鄧穎超同志工作處所和居室。

    1954年秋天,韓德莊第一次走進西花廳后院鄧穎超的辦公室。后院有前廳和耳房作屏障,形成一個東西長、南北短的四合院。正房坐北向南,是周恩來、鄧穎超辦公和居住的地方。院里一片綠地上種滿海棠樹,還有幾棵梨樹桃樹白皮松

韓德莊是來幫助鄧大姐清理檔案的。她到全國婦聯后,擔任了檔案組組長。為此還于1952年至1953年,到中國人民大學上了8個月的檔案工作者專修班,取得了有校長吳玉章、班主任吳寶康簽名章的畢業證書。記得12年以后,我考上人大新聞系時,韓德莊高興地對我說:泓泓,我和你是校友啊!”

   鄧穎超和韓德莊見面,很快就拉起家常話:韓家在天津的老家,我比你還清楚。我和你的母親高珍、姑母韓恂華、韓權華在天津女子師范時是同學,抗戰時期和你的姑父衛立煌、梅貽琦都打過交道。韓德莊聽著,親切感油然而生。工作好幾天了,她唯一的遺憾:始終沒有見到總理 。

二、

     不久,機會來了。韓德莊對第一次見到周恩來的情景,多年以后依然記憶猶新:

   在一次跳舞晚會上,奏樂聲突然高昂起來,原來是總理來了,大家都十分興奮。當時我們婦聯的六、七位女青年,大家都多么希望和總理跳一次舞,但誰也沒有勇氣前去請周總理跳舞。一會兒,總理卻走來,和我們坐在一個桌子旁。總理問我們是哪個機關的,我們回答了,總理笑笑說,怪不得女同志多。隨后逐一問每個人的姓名、年齡,在婦聯哪個部門工作。輪到我時,我還未說出姓名,總理先說了:你姓韓吧?一看你就是韓家的姑娘。總理和大家說話態度和藹,目光親切,尤其是我聽到總理這兩句話,心里熱乎乎的。原來總理對我的家庭也這樣熟悉。雖然沒有和我見過面,卻能認出我來。當我把孫會元介紹給總理時,總理風趣地說:你是婦聯的女婿,我也是婦聯的女婿,咱們兩人都很光榮啊!大家聽了都笑了。當孫會元告訴總理,他的父親也是南開的同學時,總理問清名字,馬上記起來,并說:你很像你的父親。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韓德莊一輩子刻骨銘心:

   樂隊開始奏樂了。婦聯的小謝動作迅速,馬上站起來,請總理跳舞。總理拍拍她的肩說:下次一定和你跳,這次我先和她跳。總理面向韓德莊發出邀請,韓德莊趕緊快步走來。

    我感到多光榮啊。總理平日走路就步伐輕盈,跳起舞來更是飄飄欲仙。和總理一起跳舞特別輕快,總理不但跳得好,而且跳舞時談笑自若,總理問我,有哪幾個姑姑在北京,告訴我衛立煌想回國,七姑還有些顧慮,看那個姑姑可以做些動員工作。我這才明白,總理和我跳舞,目的在向我做調查。總理真是什么時候都以工作為重。”

    動員衛立煌回國的統戰工作,其中一個重要的方面就是這樣開始的:周恩來與鄧穎超委派韓德莊去請她的六姑韓恂華進中南海,到總理家里吃飯,囑韓恂華給衛立煌夫人韓權華寫信:請妹妹放心歸來。同時,周恩來囑韓德莊手書一封:“在太原晤過面的那位朋友,請姑父和姑母回來。”抗日戰爭初期周恩來和衛立煌在太原曾有過徹夜長談,他說:衛先生看到這段文字就會明白。

 三、

   1955年春天,鄧穎超的秘書張元生病住院了。韓德莊代替她做了臨時秘書。

第一天上班,到大門口去送信,一回頭正看到周總理從里邊走出來。她擔心延誤了送信時間,趕快跑向傳達室,打算送了信再回來見總理。不承想她還沒有出收發室,總理衛士長成元功就追進來說:總理叫你。韓德莊又趕快跑出去。總理見到她問:為什么見到我就跑呢?韓德莊說明了原因,總理莞爾一笑。

1977年,周恩來總理逝世一周年紀念,韓德莊在寫給鄧穎超的一封信中,回憶到與總理接觸的幾個細節,

  不知我說到什么問題,總理感到有趣,仰面哈哈大笑。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總理爽朗的笑聲。大姐,您可知道,這笑聲給了我多么深刻的印象,至今想起來,它還在我耳邊回響。也是在一個晚會上,我跑上去和總理握手問好。總理把我的手放在他的兩只手中,注視著我,那神情就像慈愛的長輩對待一個小孩子似的。我被深深的感動了,至今這個印象仍歷歷在目。

195546日。周恩來在中南海西花廳設家宴歡迎衛立煌夫婦。此時他剛做過一個手術,第二天還要啟程出席在印尼萬隆舉行的亞非會議。但他說:希望能在走前見到老朋友。

鄧穎超通知韓德莊,叫她也參加。“我向大姐央告,別叫我去了,我算老幾呀?大姐說叫你去你就去。我要求不去,是因為我知道做陪客的有陳毅同志和當時的統戰部長,我雖和衛立煌有親戚關系,但我確實不懂為什么叫我這樣一個小蘿卜頭參加總理的家宴。宴會后,送走了客人們,總理叫住我問:你今晚學了不少吧?我恍然大悟,原來總理和大姐在親自教我做統戰工作呢。”

席間,有一件事讓韓德莊很受教育。1952年三反五反的時候,她曾動員父親韓誦裳把衛立煌存放在韓家的兩個箱子上交了。當她知道衛立煌要回國的時候,感到有些為難,就向組織匯報了。在這天的家宴上,周總理向衛立煌當面說明了這件事,并指著韓德莊說:她是一個共產黨員,她做的完全正確。當時她不知道你和我們黨早有聯系。

四、

  1956714日。韓德莊結束了代理秘書的工作,再一次走進中南海西花廳,向鄧穎超告別。這次告別還因為她要離開北京,跟著丈夫孫會元去開發建設北大荒。

     鄧穎超深知開發北大荒的艱苦,鼓勵韓德莊接受勞動鍛煉。她送給韓德莊一雙棕色的鹿皮半高腰靴子御寒 ,贈送了一份夾有兩片楓葉的信卡告別,上面寫著:“可愛的徳莊同志將赴黑龍江密山參加農墾工作,特以采集的楓葉為贈,籍表我的心意和對她的希望。

   她還精心挑選了5張照片送給韓德莊留念,其中第一張就是鄧穎超與周恩來的合影, 照片背后鄧穎超親筆寫了說明:  德莊會元同志存念。1955年與恩來同志攝影于長城八達嶺。

 

【母親家族史摘錄】姨姨韓德莊在西花廳工作的日子


         

1962年春節,韓德莊從東北回北京探親。路遇張元同志,她把我帶到她家,大姐知道了,一定要留我吃飯。(前文交代過,張元帶著女兒就住在西花廳的水榭,周恩來鄧穎超住所的隔壁。)席間總理詳細詢問我們墾區的情況,對土地、耕地、勞力、拖拉機等基本數字我還能說上來,就是不知道有多少牛馬。總理嚴肅地批評我,大姐打圓場說:她是做婦女工作的。總理說:做婦女工作也要關心生產。韓德莊留意到,總理吃飯很簡單,就是一菜一湯,因為來了客人,加了一份炒蛋。

   韓德莊就職于牡丹江農墾局和虎饒縣婦聯主任,還當過青年農場(8511農場)的黨總支書記。當時墾區正在初建階段,條件艱苦,她克服種種困難,經常深入基層,培養基層婦女干部、發動婦女參加生產。1959為保證完成墾區上交大豆的任務,她組織女青年開展了“大豆姑娘豐產運動”,許多“大豆姑娘田”創造了各農場的大豆高產紀錄,受到了農墾部表揚。韓德莊說:這個消息張元向總理和鄧大姐報告了。第二年,王震部長到北大荒視察工作時,對我說:總理都知道你們大豆姑娘呢!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