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個人資料
徐泓xh
徐泓xh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3,853,277
  • 關注人氣:4,138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誰看過這篇博文
加載中…
正文 字體大小:

【母親家族史摘錄】梅貽琦韓詠華四十三載(1)

(2019-12-29 10:08:46)
標簽:

家族史

文化

梅貽琦

清華大學

教育

分類: 家族往事

【母親家族史摘錄】梅貽琦韓詠華四十三載(1)

今天是原清華大學校長、西南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梅貽琦先生誕辰130周年。他的夫人韓詠華是我母親的姑姑。我從正在寫作的母親家族史中摘取一個片段,特此紀念這位偉大的教育家。正如他所說:

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


19196月的一天,我的母親韓德常, 那時還不滿四歲,傷心地大哭一場,她說:“那個人為什么把五姑帶走了?”這一天正是她的五姑韓詠華與梅貽琦結婚的日子。 

婚禮在北京東城基督教男青年會舉行,有牧師證婚,有管風琴演奏 瓦格納的婚禮進行曲,新郎著西裝,新娘披婚紗。其洋式新派前衛,與先前韓詠華的哥哥和兩個姐姐舉辦的舊式婚禮迥然不同,曾引起天津家里一些老人的不滿。

韓詠華結婚時已年過26歲,而1889年出生的梅貽琦整30歲了。這段在當時創了晚婚記錄的姻緣,是如何成就的?需先從新郎梅先生說起。

      一、 

梅先生,名貽琦,字月涵,天津人。據家譜上說,梅氏先祖是明成祖時代由江蘇武進北遷,來負責駐防天津衛的。不過到清朝末葉家道已經中落了。祖父名茂先,父親梅臣,字伯忱,清末秀才,后為天津鹽店職員。母親張氏,未曾入過學,其先人在天津鼓樓北開設義生堂藥店。父母生五男五女,梅貽琦為長子。他自幼老成,讀書之外,踩著小板凳幫助父親記賬,協助母親照顧弟妹。190011歲的時候,隨父母去保定避庚子之亂,秋季回津,父親失業,家中生活無著,每餐玉米面都得限量,全家經常半饑半飽。雖然家境清苦,人口眾多,但父親篤信“萬般皆下品 惟有讀書高”,書房里擺滿了紙張泛黃的線裝書,親友戲稱為“梅氏旱煙葉”。他咬緊牙關,要讓每個兒女都接受教育。1904年,梅貽琦15歲,在親友的資助下,以世交子弟的關系進入了嚴范孫的家塾。


   嚴氏家塾自1902年開始創辦女塾,被《大公報》成為“女學振興之起點”。在里面讀書的除了嚴家的女兒,還有至交親族的女孩。韓家與嚴家的“通家之好”,前文已經詳述,因此韓家的兩姐妹韓四姑升華與韓五姑詠華都在女塾里讀書。

【母親家族史摘錄】梅貽琦韓詠華四十三載(1)

嚴氏家塾設在嚴宅的偏院酒坊院中,有教室數間,男女學生各占一邊,輪流使用一個操場。女生上體育課的時候,要把通向男生院的門關上。11歲的韓詠華在女生班里年紀最小,每次都被遣去關門。 于是,一個穿著長棉袍、毛坎肩、長發盤在帽子里的小姑娘,在掩門之際,看到了那個院子的男生,注意到了身材清瘦的梅貽琦。后來她說:“從女生這邊隔著窗子也可以看到男生的活動,這樣我就知道了月涵和金邦正等人”。 其實韓詠華的祖父和梅貽琦的叔祖也是世交。她從老輩口中聽說過梅貽琦,這下名字和人對上號了。

   半年以后,嚴氏家塾的男生班遷入南開區的新校址,定名為南開學堂。梅貽琦與原私塾男生班的同學金邦正(仲藩)、卞肇新、卞銘新、張彭春、李麟玉等人均為第一期學生。梅貽琦在丙班,一直是高材生。190871日,他以第一名的成績從南開學堂畢業,保送到直隸高等學堂讀書。

   位于直隸首府保定的直隸高等學堂, 校舍建筑,巍峨壯觀,瀕臨河曲,遠隔鬧市。亭臺樓榭,散布其間,河水支流繞穿校內曲折而出。總教習為美國教育家丁家立,他也是天津北洋大學堂的首任總教習和留美學堂監督。梅貽琦在這里接受更加正規的歐美現代教育,真是如魚得水。

   也正是在這一年的夏天,清朝政府在北京設立了“游美學務處和肆業館”,專門負責考選和甄別留美學生。此前一年(1907年)122日,美國總統羅斯福發布咨文,要求國會授權退還庚子賠款多余部分給中國作教育之用,其中一種方式為,派遣中國學生來美國留學。這個提案在參議院順利通過。歷史上著名的庚款留學就此拉開序幕。

       二、

全國招考的消息傳出,在保定高等學堂還沒讀完一年的梅貽琦毅然進京,和來自全國各地的考生630多人,云集北京城內史家胡同游美服務處報名應考。

     清廷外務部位于東單北大街東堂子胡同,向北過了無量大人胡同和干面胡同,就是史家胡同。考試地點在史家胡同的學部衙門。考試從94日開始,先考國文和英文兩場,通過者才能參加接下來的第三場考試:代數、平面幾何、法文、德文、拉丁文;第四場考試:立體幾何、物理、美史、英史;第五場考試:三角、化學、羅馬史、希臘史。后三場考試即復試,在宣武門教育街。據前來參加考試的學生李鳴穌回憶:英文及西洋學科各科目,皆由美國公使館命題,國文與中國史地則由清廷學部命題。

    當時的錄取條件極為苛刻,被派遣的學生必須是身體強壯,性情純正,相貌完全,身家清白,恰當年齡,中文程度須能作文及有文學和歷史知識,英文程度能直接入美國大學和專門學校聽講,并規定他們之中,應有80%學生學習農業、機械工程、礦業、物理、化學、鐵路工程、銀行等,其余20%學生學習法律和政治等。

    916日發榜。360名考生中只有47人榜上有名,第一名至第六名依次為程義法、鄺壽煦、金濤、朱復、唐悅良、梅貽琦。

   跟梅貽琦一同考入留學名單的徐君陶,多年后回憶發榜時的情景說:我記得我在看榜的時候,看見一位不慌不忙、不喜不憂的也在那兒看榜,我當時看他那種從容不迫的態度,覺察不出他是否考取。后來在船上看見了,經彼此介紹,原來就是現在的梅先生。”

      190810月,梅貽琦一行47名錄取新生全部集中到上海,搭乘“中國號”郵輪啟程赴美。海上航行一個月后抵達三藩市。大家先入補習學校學習,第二年個人按照志愿選擇大學,大多都選擇幾個中國人熟知的大學,只有梅貽琦單獨投到馬塞諸州的伍斯特理工學院,攻讀電機專業。到M.I.T學習的徐君陶說:吾那時還不知道這所學校,后來才聽說亦是東部一個有名的工業大學。他那種獨到的見解,確實和一般人不同。1914年春天,梅貽琦畢業于伍斯特理工學院,獲電機工程學士學位,并成為gmaXi榮譽會員按他的學業成績以及庚款留學生的待遇,他本可繼續入研究院進修,拿到碩士、博士學位歸國。但因家中生活困難,父母命他回國就業贍養家庭。

  在梅貽琦離開嚴氏私塾的這些年里,韓詠華繼續讀了三年書。她晚年在回憶錄中追述:

   嚴家從日本請來先生教授音樂、手工、日語課,還有縫紉課和洗衣課。1907年,嚴家又從日本請來教幼稚教育課的先生,嚴氏女塾部分遂演變為幼稚師范,日本式的名稱為保姆講習所,當時我還只有13歲,又是嚴老先生一句話:“韓五姑可以上幼稚師范。于是我便上了幼師。”

  1914年,梅貽琦回國的時候,韓詠華已從幼師畢業,在嚴氏幼稚園和朝陽觀幼稚園當了老師。她和許多人趕去大沽口碼頭迎接:“我記得他是和出國考察參觀的嚴范孫老先生同船歸來的。”

       三、

  寫下面這段內容,我主要參考了韓詠華的自述以及梅貽琦的弟弟梅貽寶先生的回憶文章:

   梅貽寶(19001997),1928年在美國獲得博士學位。回國后受聘于燕京大學,歷任注冊課主任、教務處主任、講師、教授、文學院院長、成都燕京大學代校長;1948年赴美定居,先后任美國愛荷華大學東方學教授、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校長、臺中東海大學教授等職。著有《大學教育五十年》一書。其在中國高等教育界的建樹,民間比照他的兄長梅貽琦,尊稱他為“小梅校長”。

   梅貽寶在梅家五兄弟中居末。 他曾用12個字形容自己與梅貽琦的關系:五哥(梅家按照家族大排行,梅貽琦被弟妹們稱為“五哥”)長我十一歲,生為長兄,業為尊師,兼代嚴父。

    庚子之亂,梅家逃亡回津,所有家業,被洗劫一空。梅家諸子女原來每人都有一位奶媽,到了庚子年出生的貽寶,沒錢聘奶媽了,而母親又奶水不足,只好佐以糕餅喂養。那糕餅就是米面粉攪拌放一點糖。每天抱著小幺弟,細心給他喂食糕餅的正是十一歲的“五哥”。

   梅貽寶在19653月所寫的“五月十九念五哥”一文中說:

    由喂糕到五哥回國這十幾年是我家最艱辛的一段。除去幾間舊房庇身以外,我家夠得上準無產階級了。父親收入有限,家里人口可觀,一切周章挪補,都要母親傷腦筋。我一直到十幾歲,恐怕是五哥回國以后,才穿到一件直接為我做的新袍子。

   五哥回國,家人歡欣逾常。父親自認他那一套舊學舊識不合時宜,命諸子唯五哥之命是聽。五哥立即把我送進南開學校。學費每月叁元,交付不出。張伯苓校長因為是世交,而且五哥又是他的得意門生,所以亦不催促。

        梅貽琦還有三個弟弟:梅貽瑞(18931971)、梅貽琳(18961955)、梅貽璠(18981967),因家中生活拮據,學業時斷時續。梅貽琦在放洋的四年中,經常把節省下來的膏火,五塊、十塊地寄回家來,補貼家用。這次回國,他看到二弟貽瑞為挑家庭重擔,過早地中斷學業,心中不忍。遂退掉了出國前家里定的一門婚約,單身工作好幾年,擔起大家庭的支出,諸弟的教育費用也全由他一人負擔。

  不過,剛回國的那一年,梅貽琦并沒有馬上到清華任教。10月至轉年的9月,他出任天津基督教青年會干事,為教會服務了一年。 也正是在這一年里,他與韓詠華再度相遇。韓詠華在回憶文章中說:業余時間我也在基督教女青年會做些工作,每遇到請人演講等事都是找月涵聯系,這才正式與他相識。

    梅貽琦還被韓詠華請到女青年會演講。他的一個妹妹,也被韓詠華拉去參加了女青年會的活動。

    梅貽琦是在美留學期間皈依基督教的。曾經與梅貽琦在伍斯特理工學院同住一室多年的同學楊錫仁回憶,梅貽琦學習成績優秀,性極溫良,并且篤信基督教。他說:“梅很少錯過周日的禮拜。有時,我們同馬歇爾一家去協會的教堂;有時,我會在星期日和周去鄰近的波士頓參加1910級同學會,他則和張彭春一起去南吳斯特作禮拜。1913年春天,梅、張和我加入了馬薩諸塞州的基督教青年會北美聯合會組織。”

至于韓詠華何時信奉基督教的?據韓家老一輩人說,可能就是在天津基督教會的時候。外婆高珍那時還沒有進韓家門,她也是聽說:韓四姑、韓五姑結婚前在天津以文明開化出了名的,都是上過一程子班,又有一程子在女青年會工作,挺活躍的,不是在家里呆著的婦女”。我們小輩對五姑婆韓詠華的印象,則是在197080年代她回國定居之后了,她每周都要去西四缸瓦市教堂作禮拜,平時在家里手邊不離一本圣經。我的妹妹徐溶多次翻過這本圣經,看到上面留滿了眉批:“都是五姑婆讀圣經的感想。”

四、 

    話題回到梅貽琦與韓詠華的婚事上,梅貽寶在回憶文章中說:象五哥那樣的人品,那樣的資歷,當時保媒說親的,不計其數。他好幾年概不為所動,顯然是為顧慮全家大局而自我犧牲的了。眼看五哥行年已近三十,幸而漸漸的聽說常往韓家坐坐。

天作地和,舊式婚姻總還需要一位月下老人牽紅線。韓家的世交嚴范孫老先生看出端倪,他親自出面,先和韓詠華的父親韓渤鵬談,又和她的哥哥韓振華(誦裳,即我的外祖父)談。韓詠華在《我與梅貽琦》一文中寫道:最后由我表哥和同學出面,請我們吃了一頓飯。梅先生參加了。事后,梅先生給我寫了一封信,由同學轉交給我。我把信交給父親看,父親說:不理他。所以我就沒寫回信。不久梅先生又給我的同學寫信責怪說:寫了信沒得回音,不知是不愿意,不可能,還是不屑于   “我又把這封責問信給父親看。父親卻出乎我意料地說:好,好,文章寫得不錯。父親竟因此同意了。此后,我們便開始通信。

這段故事傳播很廣,這次我在引用它時,出于好奇,還是考證了一下其中一個細節:韓詠華的表哥是誰?當看到1918年梅貽琦韓詠華舉行訂婚儀式,兩個介紹人為嚴范孫和卞肇新時,我恍然大悟:原來她的表哥就是卞肇新。前文已經講過,韓詠華的母親卞珩昌,出身于“天津新八大家”之首的卞家,卞肇新正是她的侄子。再查,卞肇新還是梅貽琦在嚴氏私塾與南開學堂讀書時的同班同學。

   我還好奇韓詠華的同學是誰?應該是一位女士,她不僅和卞肇新出面撮合飯局讓兩位相親,而且兩次在中間為梅貽琦傳信。開始以為是陶孟和的妹妹陶履辛,但看到下文,知道是猜錯了:

   我記得我們訂婚的消息被我的同學陶履辛聽到后,急忙跑來對我說:“告訴你,梅貽琦可是不愛說話的呀。”我說:豁出去了,他說多少算多少吧。“就這樣,我便開始了和沈默寡言的梅貽琦四十三年的共同生活”。

    那么究竟是哪位同學呢?留下一個謎待解吧。

     婚禮上最有意思的是:清華年輕的同事們,把送的幾幅喜聯上款 “月涵”都改為“悅韓”,大家紛紛拍手稱妙。不茍言笑的梅貽琦,點頭會意,笑納了。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