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個人資料
徐泓xh
徐泓xh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3,853,277
  • 關注人氣:4,138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誰看過這篇博文
加載中…
正文 字體大小:

民國音樂史一瞥:我的母親在上海音專

(2019-11-12 19:07:42)
標簽:

家族史

韓德常

上海音專

文化

分類: 家族往事

19359月,我的母親韓德常離家南下,去上海國立音樂專科學校上學。

民國音樂史一瞥:我的母親在上海音專

這所學校的校長是中國高等音樂教育的奠基人蕭友梅先生。

蕭友梅(1884——1940)廣東香山人。1902年留學日本,學習教育學和音樂,1909年畢業于日本帝國文科大學。1912年獲公費留學德國,1916年以博士論文《十七世紀以前中國管弦樂隊的歷史之研究》獲德國萊比錫大學哲學博士。1920年回國后,在北京多所院校主持音樂教育。母親的七姑韓權華、表姐李惠年都曾受教于他。1927年得蔡元培先生支持,在上海創辦國立音樂院,先后任教務主任和代理院長。1929年學院改組為國立音樂專科學校,蕭友梅先生被委任為校長,直至19401231日病逝,主持這個中國近現代史上第一所高等音樂學府13年之久。

母親入學時,正是上海音專發展最好的時期。位于中心區市京路456號的新校舍落成了:主體樓3層磚混結構,主立面采用對稱構圖,建筑外墻為清水紅磚墻面,墻角粉水泥假石,屋面鋪青色瓦片。立面窗洞,兩端頭二層半圓拱窗。 主樓西翼是兩排琴房,琴房中間一大片綠草如茵的廣場。在校舍落成紀念特刊上,首次刊出了校訓:誠莊毅和,公布了三角形藍底黃鐘銀琴的校徽。

母親這一屆入學的開學典禮就是在新校舍舉行的。《國立音樂院國立音樂專科學校圖鑒 1927-194196頁,一張大合影中,第三排女生群里我找到了母親青春秀美的面孔。這張照片通欄標題大字為:國立音樂專科學校廿四年度開學典禮,小字注:廿四年十月廿一日在新校舍。

民國音樂史一瞥:我的母親在上海音專

也正是這一年,在蕭友梅的主持下,學校再次修訂了組織大綱:本校設本科、研究班,附設高級中學班、高中師范科及選科。本科分理論作曲、有鍵樂器、樂隊樂器、聲樂、國樂、師范六組。我從圖鑒上查到了19352月、10月錄取的新生部分名單,發現和母親同年入學的學生有:竇立勛、吳樂懿、陳傳熙、劉嘯東、郎毓秀、周小燕等。這些名字我后來從母親的口中多次聽到過。

翻查圖鑒還糾正了我的一個錯誤,我一直以為母親和她的中學閨蜜夏承瑜是同一年入學的,但圖鑒71頁一張1934年秋國立音專新舊師生同樂會的照片上,我辨認出了夏承瑜的倩影。原來她是1934年入學的,比母親早一年,她和她后來的先生張雋偉是同一屆。不過中學的閨蜜到了大學仍然是閨蜜,在圖鑒8319365月師生在新校舍旗桿下的照片中,我找到了母親和夏承瑜,她倆親密的依偎在一起,在眾人合影中顯得格外動人。 

母親主修鋼琴。她說過:是流亡的白俄老師教她。查了一下資料,果然,1929年,俄羅斯裔世界著名鋼琴家鮑里斯。查哈羅夫旅居上海。國立音專校長蕭友梅用比普通教授高一倍的月薪,聘請他為特約教授兼任鋼琴系主任。查哈羅夫直到1942年病逝,再也沒有回過他的祖國 (當時的蘇聯),但在異鄉帶出了一批優秀的中國弟子。

民國音樂史一瞥:我的母親在上海音專
                       丁善德

1935年母親入學的那一年,恰有查哈羅夫的一位得意弟子丁善德(1911—1995),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于音樂本科鋼琴組高級班。25年以后,時任上海音樂學院副院長的丁善德,去波蘭擔任肖邦鋼琴比賽的評委,那一屆評委會主席蘇聯鋼琴界泰斗涅高茲(1927——1980),看到參賽的中國選手顯示出很高的藝術造詣,好奇地向丁善德打探中國鋼琴學派的淵源。丁善德談到了老上海國立音專,談到了高高、大大、壯壯的查哈羅夫。涅高茲聽到查哈羅夫的名字,恍然大悟,長嘆一口氣:原來他到中國去了

    除了鋼琴教育,上海音專的聲樂教育也很有名,教授的是經典意大利美聲唱法,也以白俄教師為主。1930年春天,俄羅斯著名男低音歌唱家蘇石林(1911——1995)到上海演出,被蕭友梅力聘到國立音專教書。母親的同學郎毓秀、學兄斯義桂,都師從蘇石林。后來斯義桂旅居美國,成為世界級的著名男低音歌唱家。

郎毓秀,1933年至1937年在上海音專從預科讀到選科,一直是學校里最杰出的女高音。周小燕當年下決心學習花腔女高音,就是受了她的影響:他們給我介紹郎靜山的女兒郎毓秀,她也是學唱的,比我還小一歲。我那時候是唱電影歌曲的,我記得她開口就唱歌劇《托斯卡》,聲音這么響,這么高,把我鎮住了。好,我也要學!

民國音樂史一瞥:我的母親在上海音專
                                       郎毓秀

民國音樂史一瞥:我的母親在上海音專
                                                                                                                          周小燕

母親在校學習期間,多次為郎毓秀彈過鋼琴伴奏,和她是好朋友。我依稀記得母親的照相冊中有這么一張照片,郎毓秀如滿月般標致的臉龐,給我留下了印象。這次搜尋有關史料時,我意外地發現母親和她還有一個共同的好朋友劉嘯東。

  劉嘯東, 193510月入學,主修男低音,輔修鋼琴。他就是著名鋼琴家劉詩昆的父親。劉嘯東出身于天津一個富商家庭,而母親有天津八大家天盛號韓家的背景,兩人的社會關系網不免有交錯,盡管過去不認識,但見面即有自來熟的親切,兩人一直保持友誼。而郎毓秀在一次訪談中說過:劉嘯東是個很好的男低音,我們是如兄妹一樣的朋友。他曾以我親戚的身份陪我到北京去結婚。她還講:劉詩昆很小的時候趴在地上玩,劉嘯東就放唱片給他聽,告訴他這是貝多芬第三交響曲,讓他記住。我在母親后 來留存下來的照片中,看到過兩張照片,圖中是兩個活潑可愛的 幼童,大一點的男孩,穿著西式短褲,短袖襯衫; 小一點的女 ,一身裙裝,活脫脫一個漂亮的洋娃娃。母親說:這是劉詩昆和他的妹妹。

在研究上海音專有關資料時,有一本小冊子引起我的注意:商務印書館于19358月出版的《兒童新歌》,封面上有兩行鋼筆字:國立音樂專科學校圖書館惠存    編者贈  十二月廿四日  編者江定仙、陳田鶴、劉雪庵都是上海音專的學生。據考:江定仙、陳田鶴均于19309月考入選科,師從黃自學習理論作曲,師從查哈羅夫學習鋼琴。校長蕭友梅特為此書作序。他在序中說:欲造就音樂人才,必須從兒童入手,而中國兒童音樂教材之缺乏,言之痛心。他還說:兒童歌曲,最忌艱深,一如簡易,又多平凡。今觀三君之作,雖最簡易之曲調,亦能娓娓動聽,使聽者毫無單調之感覺,謂之佳作,誰曰不宜。母親進校后應該接觸過這本小書,是否正是這本兒童新歌,為她日后致力于創作兒童歌曲、編寫兒童音樂教材、選擇學前兒童音樂教育為終身職業,埋下了種子?

    19377月, 抗日戰爭爆發。88日,日軍戰機轟炸上海。國立音專的主樓、女生宿舍和操場遭襲。1112日,上海淪陷。學校處于艱難的境地,四次搬家,并曾一度化整為零,分散在三個地點堅持辦學。最后遷至租界,1941年對外改稱私立上海音樂院

母親1937年底被外公韓誦裳轉學回北京,1938年經考試插班入燕京大學音樂系。郎毓秀、周小燕相繼赴比利時和法國留學。劉嘯東退學回到天津,他耐不得干音樂這行的清苦,從此轉而經商了。也有留在學校完成學業的:夏承瑜19401月師范專修科畢業,主科聲樂,副科琵琶,歷年平均成績列優等;張雋偉19396月師范專修科畢業,轉入本科至19421月。歷年成績優等,他主科鋼琴,師從查哈羅夫,副科大提琴

民國音樂史一瞥:我的母親在上海音專
                                                  吳樂懿

母親的同窗、查哈羅夫得意的女弟子吳樂懿,也沒有離開學校。她19401月以優等成績修完鋼琴高級班的課程,第二年畢業留校工作,繼續跟著查哈羅夫學琴。然而由于長期的勞累和不規律的生活,查哈羅夫得了癌癥, 1942年去世。吳樂懿回憶:老師沒有什么積蓄,是朋友們幫他付清了住院的費用。按照俄羅斯東正教做過彌撒之后,把他葬在一個供外國人用的簡陋的公墓。用泥土堆起的墳堆前,只有一塊寫著名字的木牌子。吳樂懿心中不忍,后來她舉辦了多場募捐性質的音樂會,籌到了一筆錢,為查哈羅夫修墓立起石碑。

1941128日,日本軍隊占領上海租界。19426月,南京汪偽政府接收私立上海音樂院,改名為國立音樂院。這時音專的另一位白俄教師、被譽為中國聲樂教育奠基人的蘇石林,毫不猶豫地從音專辭職,自己辦起了蘇石林音樂學校,一直堅持到抗日戰爭勝利。

    母親1935年至1937年求學的上海國立音樂專科學校,就是現今上海音樂學院的前身。當年的校址,現為上海楊浦區 民京路918, 公安部上海消防研究所。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