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個人資料
徐泓xh
徐泓xh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3,853,277
  • 關注人氣:4,138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誰看過這篇博文
加載中…
正文 字體大小:

【百年燕大】燕京人素描:電影藝術家孫道臨(孫以亮)

(2019-09-01 11:03:13)
標簽:

家族史

燕京大學

孫道臨

文化

韓德常

  今年8月31日燕大校友會舉辦了燕京大學百年紀念會。我母親韓德常和父親徐獻瑜都畢業于這所大學。而母親的家族中更有11位親屬畢業于燕京大學。特從正在寫作的文稿中,摘錄幾個小片段,編成“燕京人素描”,以向百年燕京致敬。

【百年燕大】燕京人素描:電影藝術家孫道臨(孫以亮)

燕京大學的校訓很有名: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務Freedom through Truth for Sevice,,個中所傳遞的人類普世價值和基督教的博愛獻身精神,直抵人心,浸潤沉淀為一代一代燕京人的精神底色。音樂系的教學宗旨也如出一轍般的明確而溫暖:幫助學生借助音樂表現自己,并領導學生也去如此的幫助他人。

   音樂在這所基督教會主辦的學校中有著特殊的位置。當年燕京大學被譽為一個充滿了歌聲的校園。不僅音樂系所在的甘德閣終日歌聲、琴聲不斷,在寧德樓禮拜堂、貝公樓禮堂、臨湖軒以及各種學生團契活動的場所,也經常飄出動人的樂聲。很多燕大畢業生深深受惠于燕園的音樂氛圍:學生音樂會、師生音樂討論會、校外音樂家講座、燕大歌詠團與管弦樂隊的排演活動、留聲機音樂會等等,更有圣誕節一年一度的大合唱彌撒亞,他們都終生難忘。

  音樂系的學生在老師們的教導下,要學習用音樂幫助他人。母親在所修的學分里,就有完成一個學期鋼琴伴奏的內容,除了為本系同學彈伴奏,更多的要為燕大歌詠團,尤其是彌賽亞的大合唱排練彈伴奏。茅愛立說:我們學聲樂的學生,都要求在合唱隊各聲部里領著其他系的同學唱彌賽亞大合唱的排練場在寧德樓二層。這棟樓建于1922年,是燕園里的第一座建筑,為宗教學院的所在地。兩層樓房,上面罩著個清朝宮殿式歇山大屋頂。由甘維爾夫婦捐贈,以紀念前美以美會督寧德牧師(Bishop William X. Ninde)。寧德樓二樓設有小禮拜堂,有鋼琴、風琴,燕大的主要圣事都在這里舉行。據參加過合唱隊的哲學系學生孫以亮(38277)回憶:每星期一次在寧德樓排練大合唱,秋冬季唱彌賽亞,春夏季唱安魂曲,對我來說,是可貴的音樂課。大概是1939年的圣誕節,我還參加了到北京飯店演出的彌賽亞。

   孫以亮,1921 年出生于北京西城惜薪司附近的一個四合院,一戶名門望族的書香世家。他的父親孫文耀,字仲蔚,生于1889年,曾留學比利時攻讀土木和鐵路工程,后擔任過北平政府交通部的總工程師。北平淪陷后,日偽當局為加強對鐵路的控制,請孫文耀出山,被他拒絕,以養疴為名在八大處隱居。孫以亮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有4位兄姐。他在英國教會辦的崇德學校讀完了小學、中學,英文功底非常好。少年時代的孫以亮,喜愛文學與音樂,寫過詩,學過鋼琴,還師從一位德國歌唱家鮑爾夫人學了三年聲樂。1938年秋天,這位翩翩美少年考入燕京大學哲學系,開始孜孜不倦地閱讀世界經典著作,在精通英文之外,又熟諳了德文、法文。60多年后他在一篇回憶母校的文章中說:雖然如此,以學哲學為主,但將來又向什么方向發展,卻是很朦朧的。如今回顧自己的一生,哲學課固然加強了自己的思辨能力,但是,決定了自己人生道路的,還是在高中時已種下很深的對文藝的愛好。進了燕園之后,多種因緣使這方面的愛好有了長足的發展。

       一進燕大,他就與總角之交的黃宗江(38145)不期而遇。那時在    念書的黃宗江籌辦起燕京劇社,正在排演話劇《雷雨》。一表人才的孫以亮很快就被拉進豐富多采的業余演劇活動中。同時燕園合唱隊也深深吸引著喜愛 歌唱的他。但好景不長。1942129日,珍珠港事件的第二天,燕京大學被迫關閉,孫以亮失學了。1943年又是黃宗江介紹他到上海加入了演劇團體。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燕大復校,孫以亮立即返校修完了全部課程,于1947年畢業,他的畢業論文題目是《亞里士多德藝術論詮釋》。1948年他在上海正式入職電影業,出鏡的名字改為孫道臨

     孫以亮的4位兄姐孫以堯、孫以莊、孫以寬、孫以芳都畢業于燕京大學。二哥孫以寬化學系畢業后,由燕大教務長侯仁之教授出面,與中共地下黨聯系,掩護他前往太行山區林縣支援北方抗日大學。據侯仁之的女兒侯馥興在一篇文章中寫道:194110月,秋季開學不久,已經去了解放區的燕大學生孫以寬忽然回到學校,要父親為他、司徒雷登校長以及夏仁德教授分別約定時間面談。面談內容他不能講,父親也不應該問。直到文革后,父親和以寬見面時,他們共同回憶,互相補充印證,才知道組織上派孫以寬前來見司徒校長,是希望燕京大學能把圖書館有副本的部分書籍贈送給林縣的抗大。司徒校長當即表示完全同意。孫以寬會見夏仁德是因為已經準備好了一批特效藥(青霉素等)和醫療用品,要帶回解放區——在晉察冀抗日根據地和燕京大學之間有一條地下交通線。孫家在西山八大處有一所別墅,位于青廠以南,建筑構造極為講究,院中樹木亦多,頗為幽靜。孫以亮從8歲起就隨父親在那里居住。后來這所別墅一度成為中共的秘密聯絡點。

   母親在燕大除了同系的好友外,還有幾個外系不同專業的好朋友:國文系的楊敏如、教育系的盧樂山,還有一個就是孫以亮的姐姐孫以芳。孫以芳1936年考入燕京大學社會系,一直念到研究生,還兼做過社會系的助教,所以她有兩個學號W36059W41502。社會學系的幾位名師吳文藻先生、趙承信先生、楊堃先生都曾指導過她。她和母親相識于體育課上。燕京女生體育課設有舞蹈課,課后還有活動小組,并舉辦舞蹈表演會。音樂系鋼琴專業的學生承擔為舞蹈課彈伴奏的任務,劉金定和母親輪流上。孫以芳連續選修了幾個學期的舞蹈課,還連任活動小組組長。在舞蹈表演會上,她跳的獨舞“泰國舞”、五人集體藍綢舞“飛翔”等,都令全場驚艷。在準備1940年女生表演舞會時,孫以芳想嘗試表現中國風格的舞蹈,她“選用音樂系同學韓德常翻譯成五線譜的中國音樂“杜鵑啼”,試編了表現中國古代仕女的短舞,意外博得場上熱烈的掌聲和歡呼”。教她們舞蹈課的是一位美國青年舞蹈家班美立(Mary Brandh),她離校前曾征求孫以芳的意見,愿為她申請助學金送她赴美深造。但孫以芳還是想學社會學,遺憾地放棄了這個機會。

    畢業后,尤其1950年以后,社會學被視為偽科學,孫以芳無法從事自己擅長的社會調查,只能靠燕京教育給她的英文功底,做英語教學、水利工程技術書籍資料翻譯工作等數年。她的丈夫謝家澤,畢業于清華大學,留學德國柏林工科大學水利系,是我國著名的水利專家、水文事業的奠基人之一,1956年起一直擔任水利水電科學院院長。我記得文革剛結束的1977年,母親就帶我去車公莊西路水利科學院宿舍找孫以芳。她的家在幾排五十年代蓋的蘇式住宅樓群中,走進居室,荒涼簡單,劫后余生的痕跡尚在。孫以芳有一子三女,文革時都下鄉當了知青 ,這時正找門路陸續回城。她說,1975年她就為子女頂替名額,提前辦了退休。其實母親去找孫以芳,也是為了子女回京。文革時我家也是四個弟弟妹妹都下鄉插隊了。有個弟弟后來被推舉為工農兵學員,上了搬遷到河北省的水利水電學院。母親想請老朋友幫忙說個話,看畢業分配能否回北京。可憐天下父母心,那時幾乎家家都在為自己的兒女回城操心,燕大校友之間動用關系、互相幫扶,也借此恢復了十年動亂中斷的聯系。最終我這個弟弟,還是在燕京大學數學系畢業生吳文達()的幫助下,進了北京市計算中心工作。

     記得那次母親也問起孫以亮文革中是否遭罪,孫以芳回答得很簡單:關牛棚、掃廁所、下干校,割蘆葦,挖土挑泥,什么都干過。幸好他現在又開始拍電影了。 

   1977年他重回銀幕,直到2007年突發心臟病去世,孫道臨在這三十年里演電影、當導演、為譯制片配音、當配音導演、晚年還參加了多場大型朗誦活動,展現了表演、外語、音樂、文學等全面的才華。我一直認為孫道臨是中國電影演員中學養最深厚的一位,那儒雅的氣質、紳士的風度,流利的英語,至今影視圈諸位只能望其項背。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