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個人資料
徐泓xh
徐泓xh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3,853,277
  • 關注人氣:4,138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誰看過這篇博文
加載中…
正文 字體大小:

【百年燕大】燕京人素描:鋼琴家劉金定

(2019-08-27 12:03:26)
標簽:

燕京大學

韓德常

家族史

文化

        今年8月31日燕大校友會將舉辦燕京大學百年紀念會。我母親韓德常和父親徐獻瑜都畢業于這所大學。而母親的家族中更有11位親屬畢業于燕京大學。我特從正在寫作的文稿中,摘錄幾個小片段,編成“燕京人素描”,以向百年燕京致敬。

【百年燕大】燕京人素描:鋼琴家劉金定

燕京大學音樂系師生合影。前左3  劉金定   

    1937七七事變之后,大批教育機構跟隨著國民政府紛紛內遷。燕京大學卻在司徒雷登校長的主持下,決定留守在淪陷區繼續辦學。他信奉主的意志:當年耶穌并沒有設法逃出古羅馬人的統治,而是在壓迫中繼續他的事業和使命。燕京大學校園里升起美國國旗,校門口立著“日軍禁止入內”的牌子。在日偽當局控制的北平,宛如孤島綠洲

  1938年,母親轉學考入燕京大學的這一年,正是這所學校為了滿足淪陷區學子的需要,招生規模急劇擴張的一年。從東北三省、華北地區、江浙地區涌來大批考生。以往燕大奉行精英教育,每年招生不足百人,而這一年截至7月已經錄取新生605人。到1941年,燕大學生注冊人數達到了創紀錄的1128人。

     母親借讀燕大,按規定通過了轉學考試,包括三項內容:英文、國文、智力測驗。然后根據她在上海音專所修的科目和學分,決定她插班至音樂系三年。

     燕京音樂系與上海國立音專同樣,也是1929年問世的。這一年司徒雷登先生完成了燕京大學在中國的正式立案,遵照中國政府的章程分設了文、理、法三個學院,在文學院中正式設立了音樂系。(當時的文學院包括中文系、英語系、歐洲語言系、哲學系、教育系、新聞系和音樂系)。

     在偌大的燕園里,音樂系算是個袖珍型的小系,從1927年至1952(其中194112月至19459月燕 京大學被迫關門)總共招收了95名主修生,平均每年僅有56個學生。它以美籍為主的教師隊伍,具有較豐富的專業積累和開闊的教學視野,開設的聲樂、鋼琴、作曲等本科專業,涵蓋了西方專業音樂教育的所有基礎課程,包括樂理、和聲、對位、練耳、音樂鑒賞、合唱、指揮、聲樂、鋼琴。對學生基本功訓練也要求嚴格。

      母親主修鋼琴,與她前后級主修鋼琴的有劉金定(  )、池元元(W38134)、湯娟麗(W38424)、崔蓮芳(W38094)、楊敏菊、常君梅、伍恩亞、唐傳禮、鄺云芳、常樂德等。每周一次老師單獨授課,每月一次學生音樂會,每年至少一次年度公開演奏會,結課時還要舉辦專場畢業音樂會。

     在尋找這部分史料時,有一篇研究燕大音樂系當年舉辦的14場學生音樂會節目單的文章,讓我如獲至寶。我發現母親的名字,出現在193958日晚上8點在貝公樓禮堂舉辦的音樂會節目單上:鋼琴部分:劉金定演奏莫扎特的《幻想曲與賦格》、貝多芬《第三十鋼琴奏鳴曲》、麥克道威爾的《音樂會練習曲》;韓德常演奏布拉姆斯的《G小調狂想曲》;崔蓮芳演奏李斯特的《愛之夢》522日還有第二場,由母親的另外8個同學演奏。

 文章分析說:這兩次音樂會的鋼琴演奏曲目,包括了從古典主義時期的莫扎特到1920世紀之交的拉威爾、拉赫瑪尼諾夫等作曲家的作品,曲目范圍較寬,在當時較為難得。不少曲目如肖邦的《BG大調練習曲》、貝多芬的《熱情奏鳴曲》、布拉姆斯的《G小調狂想曲》等,都具有一定的技術難度。此處所強調演奏難度大的三首曲子,演奏者分別為池元元、常君梅、韓德常。

    燕大音樂系在教學方面還有一個特點:注重引導學生學習西洋音樂為發展中國音樂服務。在學程總則的第三點中提出:發揚中國固有音樂之美點,而用西洋音樂之技巧。它最早開出中國音樂史課,還開設了有關中西音樂比較的課程,鼓勵學生們進行中國化風格作品的創作。

   對此有白紙黑字的明文規定: 主修鋼琴或唱歌之學生,于第四年級時應舉行公開演奏一次,以代替論文。演奏時間至少須一小時;演奏之節目中,應有一部分關于中國樂曲之創作。

我查到了一份資料顯示:主修鋼琴的劉金定(畢業于1939 )和韓德常(畢業于1940)在畢業音樂會上,也都演奏過她們自己創作或改編的作品,其中韓德常的畢業創作還包括她改編的鋼琴與管弦樂隊幻想曲《陽關三疊》

母親的好朋友劉金定,生于美國舊金山的一個華僑家庭,1932年隨父母寓居天津,1935年考入燕京大學音樂系,1939年從燕京畢業后回天津中西女中擔任音樂教師,同時家庭私人授課。母親和她同窗學習時間雖然不很長,但日后經常提起她。我記得母親說過:劉金定是華僑,生在美國,英文極好,發音漂亮。她從來一身中式旗袍,很樸素,不穿洋裝。又說:她琴彈得極好,尤其彈伴奏,拿起譜子就能彈,不會出一點兒錯。學聲樂的同學都喜歡她彈伴奏,唱歌時被琴聲托著,非常舒服。 這次我在查詢音樂系相關材料時,發現劉金定當年師從兩位美籍鋼琴教師蘇路德(Miss Ruth Stahl)和高科第(Mr Curbs Grimes),學習成績優異,畢業時曾獲美國斐陶斐學會的金鑰匙。燕大音樂系19371949年只有國懷英、許勇三、劉金定、李菊紅四個學生獲此殊榮。

母親經常說起她,還因為劉金定是著名鋼琴家劉詩昆的啟蒙老師。上文提到過劉詩昆的父親劉嘯東,正是母親在上海音專時的同學和好朋友。他雖然自己改行從商了,但把培養音樂家的夢想寄托在兒女身上。劉詩昆三歲時就被劉嘯東送到劉金定家里,抱到琴凳上,稚聲稚氣地叫著劉金定姑姑,開始學琴。

著名學者資中筠的鋼琴老師也是劉金定。資中筠在《恩師劉金定》一文中曾有生動的描述:我見到她時她大約二十五六歲,風華正茂,給我的第一印象是眼睛很大,挺漂亮的,而又和藹可親。與現在通常對歸國僑胞的印象不同,她家一點也不洋氣,父親是個瘦老頭,母親是個胖老太。老太太夏天經常穿著一襲半舊黑香云紗的旗袍,家務事全家動手,不用保姆,是一個勤勞、樸實、和睦的家庭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后,為美國米高梅公司工作的劉金定父親失業了。迫于要維持全家七口人的生活,身為長女的劉金定不得不開始教授大量業余鋼琴學生。她的小弟劉暢標說:大姐最忙的時候一周七天,每天都是十個學生。 資中筠在文章中也為老師感慨:從早到晚,一個沒有下課,下一個已經在外面等著。就這樣,年復一年,她幾乎沒有休息和游樂的時間;也沒有時間交男友、談戀愛,可以說為家庭犧牲了至少是一部分青春年華。

  直到1945年底,她與在天津善后救濟分署工作的楊富森先生相識,才開始考慮自己的終身大事。楊富森(37245) 畢業于燕京大學新聞系,曾任國民黨中央通訊社記者。1945年在重慶慶祝勝利的晚會上,發生了這樣一件事:晚會上,我碰到了司徒校長,那時,他剛被釋放出來,蔣介石派飛機把他接到重慶。我正好去采訪消息,沒想到碰見了這位老先生。司徒校長也很高興,他也沒有料到會碰到我。兩人異地相逢,欣喜無已。正當我們談話的時候,中共三位代表毛澤東、周恩來、董必武也被邀請參加晚會,司徒看到了毛澤東,很想和他會面,就拉著我的手,要我陪他去見毛澤東。我是新聞記者,當然愿意做牽線人。果然,我們走過去,我說:毛澤東先生,我是中央社的記者,我給你介紹一位燕京大學的校長司徒雷登先生。毛澤東一見是司徒先生,也很高興,滿面笑容地說:久仰久仰,你們的學生在我們那邊工作的很好嘛。此次見面后,99日,司徒雷登應邀再與毛澤東、周恩來見面。司徒雷登這一天的日記,只記了這樣一句:與毛澤東、周恩來共進午餐。這次餐敘是龔維航跟她的丈夫喬冠華安排的。龔維航也是燕大的學生,1937年畢業于燕京歷史系。此時她擔任周恩來的英文秘書,已改名為龔澎。

19466月,劉金定與楊富森特意回到母校燕京大學,在蒼松翠竹掩映的臨湖軒舉辦訂婚儀式。

       臨湖軒,坐落在未名湖南岸南山坡上。三合院布局,單層建筑,卷棚硬山屋頂,灰磚墻,紅柱子。正房坐北朝南,與東西廂房圍合起的庭院,向南敞開,院前兩株高大的白皮松。這兩株白皮松是明代的古樹,石砌的底座讓它更顯尊貴。宗璞先生在她的《燕園尋樹》中有過詳細的描寫:北邊的一株在根處便分岔,兩條樹干相并相依,似可謂之連理。南邊的一株樹身粗壯,在高處分岔。兩樹的枝葉都比較收攏,樹頂不太大,好像三位高大而瘦削的老人,因為飽經滄桑,所以沉默。

正房背面一片開闊的露天臺榭,朝北居高臨下,俯視著未名湖面。這所建筑是美國喬治·柯里夫婦 (Mr & Mrs. George Kurrie)捐資建造,作為校長住宅。1929 年落成后,司徒雷登只把東廂房作為私人居所,而會客廳、餐室及其他房間都歸公眾使用。于是這里成為校長聯系師生員工的社交中心,舉辦餐聚茶會、學生舞會、尤其是婚典慶祝的最佳場所。司徒雷登曾為包括吳文藻謝婉瑩(冰心)(1929年)、 費孝通王同惠(1935      等數對新人證婚。劉金定楊富森舉辦訂婚儀式時,司徒雷登已走馬上任美國駐華大使,但他一有機會就回燕園度假,此時恰逢他在假期中,欣然為兩位優秀的燕大畢業生證婚,并和他們在臨湖軒前留影。

194712月,劉金定和楊富森隨母親離開天津赴美,在加州的歐克蘭城兩人舉行了婚禮,從此定居美國。楊富森繼續攻讀碩士、博士學位,研究方向是中國文化,博士論文研究元曲。后來他在華盛頓大學、南加州大學、賓州匹茲堡大學等,先后任教35年。劉金定則相夫、教子、筑巢、謀生,只是不再教鋼琴。1960年以后,兩個子女長大,她去圖書館工作,擔任過兩所圖書館分館的館長。在異國他鄉,很少有人知道,她曾是上個世紀四十年代天津最好的私人鋼琴教師。

劉金定與鋼琴教育、與燕京大學音樂系的緣分,由她的小弟弟劉暢標(47344)承續下來。劉暢標大約在5歲時,就坐在大姐的膝上聽她練琴,7歲左右跟大姐開始斷斷續續學鋼琴1947年他考入了燕大音樂系。他回憶當時的音樂系和姐姐在的時候沒有多大變化:師生關系極為融洽,學生不多,老師有時候可能一天就教一個學生。上午十點去老師家上課,兩個小時下課,在老師家吃飯,吃飯的時候還跟你分析你的演奏,說說樂壇掌故,或者一邊吃飯一邊放外國帶來的唱片。他評論我們就靜靜地聽。1951年劉暢標舉辦個人畢業音樂會,分上下兩場,上半場演奏的曲目:貝多芬的鋼琴奏鳴曲黎明、肖邦的三首練習曲、法雅的火祭舞;下半場:拉赫瑪尼諾夫的第二鋼琴協奏曲。激情演奏下臺后,劉暢標問老師:怎么樣?老師說:還不錯,就是有點粗。他畢業后先在燕京大學音樂系、中央音樂學院鋼琴系任教,1958年以后被調往西安音樂學院,歷任鋼琴系副主任、主任,辛苦耕耘四十載,在中國西北地區開拓出一片鋼琴教育的沃土。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