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意林12jia
意林12jia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3,729
  • 关注人气:7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条虫的下午

(2016-02-20 14:26:40)
一条虫的下午

    一条虫的下午
  文/吴文君
  怕泥水弄脏阳台,我在每个花盆下都垫了衬盘。下午在阳台喝茶,看见一只衬盘边缘有条虫子,翠绿色,不足 两厘米,拉长,弓起,忙忙地走着。
  大概哪片叶子上掉下来的,大小形状还不至于我厌恶。看它爬过两圈,不禁叹气,——这样岂不到死没有出路?
  它自己也渐渐疑惑起来,走几步,焦灼地左右摇摆一下。
  实在不愿拈起它放入花盆。想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只凝神望着它白白耗费气力,同时想着,自己不一样没有意义地兜着圈子?此刻它仿佛是在提醒我:不离开现在的路,就没有新的路。
  它摇摆着,终于攀到另外一只衬盘上,借助这只小号的衬盘,又跨到旁边大号的衬盘上。
  它加快步伐,渴望快点摆脱窘境,回到某片叶子背后,隐蔽下来。然而,三四圈之后,它又一次疑惑了。爬过半圈,掉头往回,加剧了摇摆的幅度。仔细看它,前后各有三对足。就靠那细小的十二只脚,向前,调头,向前,再调头。忽儿歇斯底里仰天而求,忽又心有不甘俯身向地,总差着两三毫米,使它落不回地上。
  我开始记不清它爬了几圈。有几次,它停在腾起的姿势上,突然一动不动,仿佛人夭折,有种奇怪的扭曲感。然而没过多久,它就恢复了行动。
  又一次倒挂下去后,它总算触到了地,离开了象征绝望之境的衬盘,正以为它向边角的湿地而去,意想不到:一根干藤搭在它方才下来的衬盘上,于是,它顺藤而上,又回到老路上。
  我添了茶,接了一个电话,它仍不知顺藤而下。
  一个小时过去了。我感到时间的浪费,回房间坐下。然而,对它结局的牵挂,让我坐不安定,不久,我就又出来了。
  费了些功夫,在栏杆上找到它翠绿的小身躯。看它横贯南北,以九十度角,向上攀缘。此时它仿佛聪明了一些,意识到就要接近我摆在那儿的几个花盆,中途举起细小的前脚凑向自己的脸,爱惜地慰舔弄疼的脚掌,像猫喜欢做的那样。
  眼看就要胜利,突然失足落下,滚了两滚,卷入一小堆枯枝败叶中。我替它遗憾,默然看着它抱住一片枯叶,蜷曲着不再动弹。
  时钟指向下午三点。它是精疲力竭了吧。没有骨头的肉身已经连续爬行了两个小时。换算成人,大概已滴水不沾,粒米不尽,大太阳下暴走了二三十公里。然而它又一次从僵死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似已积蓄够力量,准确地朝两只花盆阴暗的夹缝爬去,留下一道道耸动的半透明的绿色波纹。
  那儿有一棵茎叶茂盛,结了籽实,水泠泠的地锦。
  它爬上去,抱紧了,一动不动。
  我凭什么以为它开始是在白白努力呢?当时看似没有意义的弯路,以后来的结果看,每一段都是必定要走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亚洲 欧美 日韩 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