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個人資料
芯謀研究顧文軍
芯謀研究顧文軍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354,230
  • 關注人氣:1,605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小:

活著,才有希望:解讀“出口管制”下的中芯國際

(2020-09-29 14:49:03)
分類: 文軍芯觀察

9月26日,“中芯被美國實施出口管制”一事引起了業內的高度關注,再加之本月初有傳言美國認為中芯有“涉軍”嫌疑,威脅要加以制裁,以及中芯的聲明和事態進展,中芯更是被推到風口浪尖。敏感時刻敏感產業,網絡上各式輿論鋪天蓋地,知情擔憂者有之,昂然激憤者有之,畏懼悲觀者有之,指責漫罵者有之。作為全球領先的半導體產業研究機構,盡管此時心情無比沉重,下筆十分艱難,芯謀研究仍需要直面難題,專業剖析,深入解讀。

 

 

一、“出口管制”和“實體清單”的區別。


雖然中芯和美國商務部都沒有發表明確聲明,但據芯謀研究掌握的信息,中芯被列入了美國“出口管制”關注的名單,并沒有被列入“實體清單”!更確切地說,9月26日網上流傳的那封信是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發給SIA(美國半導體行業協會),然后再由SIA發給相關公司,目前美國相關公司也收到了此信。

 

 

因為是周末,很多細則還沒有出來,相關企業也正在了解詳細情況。即便中芯最終被確認實施“出口管制”,這與被列入“實體清單”仍有區別。若被列入“出口管制”,中芯的美國供應商在給中芯供貨時需依照美國出口管制條例的EAR 744.21(b)申請特殊許可證。如果涉軍嫌疑被確認,中芯作為軍事用戶,軍控清單里的物項就需要特別許可證。雖然手續麻煩了許多,但遠不及被列入“實體清單”那么嚴重——“實體清單”提出的申請會被“推定拒絕”,而對軍事用戶或軍事用途的審批過程雖會被拖延,但仍有被批準的可能——只不過在當前敏感的政治形勢下,獲得批準將會困難重重。

 

二、對中芯有哪些影響?


中芯一旦被實施出口管制,在當前敏感的政治形勢下,后續獲得批準的過程無疑崎嶇坎坷。這將直接導致中芯購買來自美國和部分國際公司的設備材料以及備品備件時遇到阻礙,甚至有斷貨的可能;中芯與美國客戶、部分國際客戶的合作將會受到嚴重影響;同時中芯與美國和部分國際合作方的合作將會遇到阻礙。影響是全面的,嚴重的!


但美國的制裁會讓中芯陷入絕境,甚至會停擺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若美國對中芯進行制裁,會讓中芯的業務大受影響,但不會讓中芯停擺。首先是中芯是一家已經運營了20年,擁有成建制幾十萬片月產能的成套設備、成熟工藝、多種技術和多元化的供應商;其次是華為事件后,中芯的憂患意識更加強烈,早已強化底線思維,對包括設備、備件、原材料、國際客戶等上下游產業鏈都做了兩手準備。比如原材料上儲備充分;比如北美客戶營收占比大幅降低,國內客戶營收比例提升;現在中芯已在國內科創板上市,目前擁有超過千億人民幣的現金,為過冬和持久戰作好了全面的后勤保障。

 

三、怎樣看中芯的聲明?


自媒體時代,紛紜眾聲。中芯聲明一發,有說中芯“跪了”,有說中芯“軟弱”,甚至有說中芯是技術買辦。還有的公眾號里面號稱企業要捆綁愛國情懷,發出以上實體清單為榮的這種辭令,甚至說“生的光榮、死的偉大”這種詞句。這其中不乏一些“圖一時口舌之快、逞一時嘴炮之能”的鍵盤俠。看到網上一些不解現狀、不懂行業、不知差距的“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言論,不禁胸中氣苦、憤從中來。

 

作為產業人,必須要有深刻、清醒、理智、全面的定力。我不想舉韓信的故事,更想把《趙氏孤兒》中公孫杵臼與程嬰這段話與大家分享:公孫杵臼曰:“立孤與死孰難?”程嬰曰:“死易,立孤難耳。”公孫杵臼曰:“趙氏先君遇子厚,子強為其難者,吾為其易者,請先死。”......杵臼謬曰:“小人哉程嬰!昔下宮之難不能死,與我謀匿趙氏孤兒,今又賣我。縱不能立,而忍賣之乎!”抱兒呼曰:“天乎天乎!趙氏孤兒何罪?請活之,獨殺杵臼可也。”諸將不許,遂殺杵臼與孤兒。


公孫杵臼,視死如歸,為忠義不惜性命,為目的敢拋頭顱。這種精神千百年來激勵著我們,也讓我們深受感動。但幾千年前的先人尚且知道“死易活難”。死了一了百了,落個“忠義慷慨”的千秋美名,而活著卻要忍辱負重,還要背負自責壓力、養教之苦,程嬰甚至背負著賣友求榮的一世罵名!這在重視名聲、追求青史留名的古代更為不易。公孫杵臼的慷慨赴死是為了活,死是手段,活是目的,他的“先死”讓我們感動的不能僅僅是忠義與犧牲,更應有大局與智慧;程嬰的委曲求活、忍辱負重才讓公孫杵臼的死有意義。飛蛾撲火精神可嘉,但灰燼過去,沒有一點光華留下。而忍辱負重者,方能扛起責任和歷史!活著,才有希望!幾千年前如此,當下亦如此!


回到半導體,中國幾千家芯片設計公司,多數在中芯生產,在全球產能都極其緊張的當下,如果中芯“慷慨赴死”,那中國幾千家公司很難拿到產能,這樣中國的設計產業會遭到致命打擊;更進一步,國產設備材料的發展,更不可能指望國際公司進行初始驗證。某種意義上中芯既擔負著為國內設計公司提供產能的重任,又擔負著支持國產設備材料驗證的使命,這不僅是中芯的實力決定,更是半導體產業中制造業的產業規律使然。


網絡自媒體里面不負責任的輕巧話兒好說,鍵盤俠、打嘴炮容易,但這對中國半導體發展有意義嗎?中芯固然可以選擇玉石俱焚,但為了中國產業的大局,幾百家設備材料公司、幾千家設計公司更需要中芯堅強地活著!

 

 

四、怎樣看中國半導體的現狀?


1、半導體,我的國目前還不厲害


過去互聯網上過多的“厲害了我的國” 的言論,過多的“填補空白,實現趕超”的喜訊,讓不少人甚至某些領導產生了我們半導體飛速發展、大干快成的錯覺。華為事件、科創板等又讓中國的半導體成為媒體關注的重點。網上很多關于芯片的文章為對中國半導體產業不了解的人所寫,里面有不少妄自尊大的言辭,自我吹捧的宣揚。


實際上作為后進者,中國的半導體產業是落后很多、差距很大的,在這個領域,我的國目前并不厲害。


2、半導體產業美國從政治和技術上都有很強的主控、領先、主導權


本來集成電路就是美國發明主導的,美國對半導體的主導權始于過去,始終掌控在手中,領導權依然穩固如初。因為游戲規則都是他們定的,原創技術是他們發明的,以至于很多非美國的知名企業也受制于美國。在沖突中,我們看到了不少非美公司的猶豫和為難,這不僅僅是地緣政治上受限于美國,更是因為技術上也受制于美國。


很無奈,但是這就是現實。


3、即使是已經獨立自主的產業,當尋根朔源時依然擺脫不了依賴


有些專家把自己說的很強,給了人民群眾認為中國半導體在不少關鍵方向已經獨立自主的錯覺,但可惜真相并非如此。中興華為事件后,之前被譽為取得重大突破、填補空白的設計產業卻并不能解決芯片問題;海思事件后,國內的制造業也依然無法為海思生產,并不能解決制造問題;同樣如果中國制造被制裁后,國內的設備材料公司能解決問題嗎?和平立項時的慷慨激昂和戰爭立功時的無可奈何,就是這么矛盾卻和諧地出現在中國半導體產業每一個環節中。比如我們現在寄予厚望的設備產業,其實中國設備產業的產值在全球設備市場的占比不到2%!同時國內不少設備企業的關鍵部件也是國際供應商甚至不少美國技術,而不少設備材料企業的核心團隊往往是美國國籍。如果真的中芯有難,他們同樣會遇到中芯今天的難題。

 


中芯之事,對中國半導體產業有著巨大的影響!但遺憾的是目前并未引起更高的重視,反而網絡上一片指責謾罵的聲音。在自媒體時代,輿論的多元化是正常的。但不譴是非,以與世俗處。我們希望專家學者、領導政要、產業各界能充分意識到上面三點,能理解中國半導體產業、理解中芯面臨的艱苦處境,不為各種浮躁的聲音所干擾!


我們更呼吁,要給予中芯足夠的耐心和支持,給予安靜的發展環境。指責謾罵于事無補,言論攻訐無濟于事,我們應該要多些換位理解,多些切身體會。更要理解低頭需要勇氣,忍辱負重更難!只有度過黑暗,才能見到光明,只有好好活下去,才能為中國產業做出更大的貢獻。

 

 

五、中國芯,如何做?


自力更生、做全產業鏈可能是一種方案,但這需要建立在更有耐心、更長時間、更加專業等眾多成功要素基礎上,這不是解決當下問題的最優選擇。


或許華為這樣以一己之力對抗美國制裁的做法,讓我們感受到了中國技術的實力和昂揚的士氣。但華為畢竟是獨一無二的,我們需要華為這種提升斗志、正面作戰的企業,但同時我們也需要更多迂回斡旋、砥礪前行的非華為企業。


或許政府業界對中芯寄予了很高的期望,或許人民群眾期待中芯和華為一樣“正面硬抗”美國。但中芯更加依賴全球性的供應和技術,而且即使強大如華為,在全球一體化大背景下,在當下美國掌握半導體主導權的背景下,也在與美國積極溝通,希望長期合作。這不是軟弱,更不無能,而是務實之舉,也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的中國智慧。


彎道和曲折雖然讓我們多走了幾步路, 但它會讓我們走得更遠。沒有任何大江大河能直線前往,因為只有曲折迂回才能通往大海!同樣通往星辰大海的芯路也會曲折反復,甚至折回!但唯如此,才能不畏山阻道長,才能行則將至。


活著,才有希望:解讀“出口管制”下的中芯國際


要解決眼前的芯片難題,我們要么跳出芯片看芯片,在國家這個更大的范疇中和更高的全局中考慮芯片的定位;要么務實分析我們的產業長短板。現階段我們芯片產業最強的兩段,一個是資本、一個是市場,要充分利用好這兩個長板。金融上擴大開放、產業上結合市場擴大縱深。如果能在金融和市場開放上做更大文章,與眾多國際優秀企業探討在新的形勢下,通過資本開放、金融開放、市場開放,以開放促合作,以合作求發展,共同尋找新時期的合作模式。

 


在這非常之時機,半導體產業作為非常之產業,要有進入準戰時狀態的思維,而作為產業中流砥柱的代工業更應該居安思危,以變應變。芯謀研究很早就提出了產業三線的觀點:大力扶持現有量產企業積極擴產,新增相關主體,戰術上為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發展提供更多產能支撐,戰略上為持續增強中國半導體產業生態安全提供保障。對中芯來說,積極溝通,爭取以時間換空間;而國內適度增加新的主體,布局產業三線,則是以空間換時間。


不久之前,我和一位被列入實體清單企業的業界領袖,就中國半導體產業如何發展做了深入交流,也探討了我的“對內專業務實、對外開放合作”之外的一些建議和方案。期待未來能有機會就此展開和公開。

 

 

結語:


在這敏感的時代、敏感的產業,一個分析師往往很難判斷產業的全局走向,同樣一個企業也很難在政治過度干預的當下,做出令各方滿意的決策。中芯不易,中國芯更難!


我們希望中芯可以學習河流,無形無態,能奔流、能緩行、能彎曲、能沖擊,但初心不改,目標始終是大海。


我們希望中國資本的熱情,可以轉化為推動產業發展壯大的動力,我們也希望整個產業同仁可以風雨同舟,攜手并進,砥礪前行,共同筑起產業大廈的牢固根基。


我們希望相關部門領導,不畏浮云遮望眼,能夠認透產業、認清規律,做出正確的判斷。


這是黎明前的黑暗,只有相伴攜手,一起走過黑暗,才能共同迎來黎明。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