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意林-小淑女
意林-小淑女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9,467
  • 关注人气:6,8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短发夏天:洁癖狂的小幸福……(上)

(2017-02-27 17:14:16)
标签:

杂谈

​ 出自《意林·小淑女》2017.2下

短发夏天:洁癖狂的小幸福……(上)

早上起床后,荷悦看了一眼客厅,忽然就忍不住大叫道:“我实在受不了了!”

沙发上丢着父母随手换下的围巾和外套,桌子上是昨晚吃完饭还未来得及收的餐具,厨房里则是昨晚做饭时用过的锅碗瓢盆。

“家里这么乱,还怎么住人?”荷悦边抱怨边把沙发上的衣服一股脑地抱到阳台上,又瞥见地面上有一摊也不知道积了多久的污渍,光是看一眼就令人作呕。荷悦下意识地捂住嘴巴,走回客厅,才发现原本被脏衣服遮住的沙发露出了真面目:米白色的沙发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灰褐色,上面还有一些食物残渣。荷悦的爸妈有些惭愧地互相看了一眼,正准备说些什么,闹钟忽然响了起来。他们想也不想就下意识地穿衣准备出门,爸爸随口说道:“要不,请个钟点工吧?”

荷悦的妈妈也收拾着东西,说:“我也没空去家政公司啊,悦悦,你去看看好了。”其实,家里太脏这件事,似乎也不能怪爸妈。荷悦的爸妈实在太忙,别说打扫卫生,连吃饭的时间也很有限。荷悦的妈妈在养老院工作,最近刚升职为主任,顿时像陀螺一样二十四小时运转着,服侍老人家起床睡觉、准备一日三餐、测量体温和血压、接待新客户……荷悦的爸爸呢,是一名快递员,即便偶尔在家休息,电话也会不停地响,完全没有周末的概念。

荷悦想抽空收拾一下家里,但她正值初三,学习非常忙,常常功课还没有做完就已经半夜了……心有余而力不足这句话,光是提起,荷悦就觉得心在滴血。

短发夏天:洁癖狂的小幸福……(上)

​所以,找钟点工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荷悦趁着周末跑了半天的家政公司,结果发现钟点工根本不像想象中的那么便宜,一个小时三十块,三个小时起步,来一趟就是将近一百块。“怎么这么贵啊?”荷悦的爸妈都有些意外,妈妈道,“我一个小时都赚不了四十块呢!”

“算了,一个星期一次还是负担得起的。”荷悦的爸爸打量了家里一眼,叹口气,做了决定,“请吧。”就这样,荷悦家总算请了一个钟点工,预约的是每周六上午八点,那个时候只有荷悦一个人在家,也比较方便。

周六,早上八点整,门铃响了。

荷悦拉开门,原本还以为来打扫卫生的会是一个中年阿姨,结果外面站着一个大姐姐,二十多岁的样子,一头清爽的短发,衣着朴素,动作轻快。她一见荷悦就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说:“我是来打扫卫生的!”

“快进来。”荷悦招呼道。走进房间之后,女孩愣了一下,荷悦不好意思地说:“家里实在太乱了,我爸妈工作都很忙……”

“没关系的。”女孩环顾了整个房间,信心十足地说,“三个小时能搞定!”

女孩说着取出工具开始打扫,荷悦在一旁做功课,目光却全程锁定在女孩身上。她动作利索,边哼着歌边清理桌面上各式各样的垃圾,三两下杂物就少了一大堆。

荷悦想说一声辛苦了,还未张口,女孩却突然指了指她的作业道:“这道题错了,你再仔细想想?”荷悦呆了一下,研究了很久,才发现自己看错了题目,她有些惊愕地问:“你是大学生?”

“是呀!”女孩抬头粲然地一笑,再次露出洁白的牙齿,道,“我呀,就是喜欢打扫卫生而已!”

短发夏天:洁癖狂的小幸福……(上)

​世界上居然有喜欢打扫卫生的人?荷悦觉得很新鲜。熟悉了之后,荷悦得知女孩姓周,叫周玲。虽然是大学毕业生,但她对别的工作没什么兴趣,只想做清洁。“我见不得一点点污垢,看到就想擦。”她说,“实习的时候就因为这一点,没办法好好工作,每天上班时都盯着办公室里的脏东西看,根本集中不了注意力。”

“强迫症?”荷悦问。

“算是吧。”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才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站起来,道,“好了,我该走了,下周再见!”

荷悦送她到门口,再回到房间时,顿时赞叹了起来。短短三个小时而已,家里已经焕然一新,家具都恢复了原本的颜色,平时那些连荷悦都不知道如何分辨的票据都整整齐齐地分类摆在柜子上,像是等待检阅的士兵一般。房间里则充满了清洁剂的气味,舒爽极了。

那天,父母回来后都吓了一跳,尤其是爸爸,他震惊地问:“这真是我们家?”

“是呀,打扫卫生的姐姐太厉害了!”荷悦忍不住说,“她还指导了我做功课呢!”

“大学生吗?”

“嗯!”荷悦把周玲的事跟父母讲了,两个人都啧啧称奇。荷悦的父母都没有上过大学,一直觉得大学生就应该坐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里上班,得知别人主动当钟点工,似乎很想不通的样子。但不管怎么说,一家三口坐在干净整洁的房间里吃饭,大家的心情都变好了不少。虽然这段快乐的时间很短暂——吃完晚饭,爸爸又要回快递站点工作了,妈妈则忙着算账,晚一些还要去医院陪床。

短发夏天:洁癖狂的小幸福……(上)

​他们就是这么忙。尤其是到年底了,邮寄年货的人越来越多,养老院也要迎接各级领导的视察。所以,两个人进进出出都如风一般,衣服随手扔在一旁,吃完饭又要立即出去,来去不足一个小时,哪里还有时间仔细把东西放回原处?于是,两天不到,荷悦家就又恢复了之前乱糟糟的样子:超市的小票和袋子扔得到处都是,买来的干货、水果也堆在角落里。荷悦本想抱怨他们几句,可是一抬头,看到妈妈吃饭吃到一半竟然坐着睡着了,顿时又把想说的话都吞回了肚子里。

荷悦静悄悄地收拾着碗筷,忽然,妈妈的手机响了。然后,荷悦听到妈妈着急地大叫:“怎么突然就犯病了呢?下午还好好的!”没说几句,她就抓起衣服,然后开始换鞋:“养老院的一个老人突发脑出血……”

窗外下着大雪,门一打开,冷风就呼啸着钻了进来。荷悦看着妈妈离去,忽然感觉很难过。爸妈明明都那么辛苦,但他们的生活却还是在原地踏步,吃穿用度永远停留在最基本的水平,想要的东西也总是不舍得买。荷悦有时候会忍不住想,这样日复一日,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为什么有的人生活这么辛苦,却什么也得不到呢?当然,这些问题以她这个年龄是想不出什么答案的,她能做的,也只有忧伤而已。

第二个星期六,周玲来之前,荷悦特意把作业先放一边,想提前打扫一下。可惜,打扫卫生这件事,看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另外一件事了。荷悦擦桌子的时候不小心用了厨房里的抹布,好不容易擦完,才发现桌子上反而多了很多油渍。她无奈地倒了洗洁精重新擦,却一不小心把桌子上的水杯碰倒在地。荷悦只好又开始拖地,可是拖把没拧干,水痕越拖越多……

于是,周玲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画面:地面上到处是水渍,桌子和柜子泛着油光,荷悦沮丧地站在房间一角,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眼角还挂着眼泪。

周玲纳闷道:“明明知道我要来,干吗还自己打扫?”“可是你好不容易打扫干净的,我们却……”荷悦呜咽着说。

周玲一听就笑了,道:“这是我的工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她说完就脱掉外套,拿出橡胶手套戴上,拧干了拖把重新拖地,然后又拿着抹布去倒洗洁精。荷悦全然没了做功课的心情,只是跟在周玲后面默默地看着她,好半天才忍不住问:“你家里一定很干净吧?”“也没有啦,大部分时候也是乱糟糟的,但每周会特意挑一天做一次大清洁。”周玲边擦着桌子边说,“我喜欢把家里弄得乱一点,然后再一口气收拾干净,这样很有成就感。”“真的?”荷悦半信半疑,道,“我还以为你有洁癖呢!”“没有,以前我家也很乱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干干净净的。”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安慰自己,但听到她这样讲,荷悦的心情还是变好了一些,主动拿出功课来做。她希望期末能考一个好成绩,这样或许能给父母一些安慰。

其实对于这个家,她唯一能做的也不外是管好自己,希望将来能考取一所不错的大学,找一份好工作,多赚一点钱,这样爸妈就不用那么劳累了。

然而想象再美好,也抵不过现实突如其来的残忍。周玲来家里打扫了不到四次,荷悦的爸爸就出了车祸,倒是没怎么受伤,但出车祸时小货车里装着许多快递包裹,在碰撞的过程中产生了破损。因此,快递公司解雇了爸爸,新年将近,爸爸就这样失业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亚洲 欧美 日韩 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