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意林-小淑女
意林-小淑女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9,467
  • 关注人气:6,8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淑女王冠之我的歌声里】皆小无:像妈妈一样无所不能

(2017-02-17 13:52:19)
标签:

杂谈

​像妈妈一样无所不能

文◎皆小无 ​

【淑女王冠之我的歌声里】皆小无:像妈妈一样无所不能

​皆小无(皆无艾尔),小MM独家签约作者

主要作品:《蔷薇少女馆》系列、《萌淑女驾到之人鱼的信奉》《萌淑女驾到之天使候补生》《AB女孩:双面野蔷薇》等,主宰蔷薇和热可可的世界,以梦幻华美的故事书写成长启迪,是读者热爱的实力派“甜蜜教主”。 ​


​我家的顶梁柱是我的妈妈,所有亲戚都这样夸。

小时候有三姑六婆逗我,问我将来要嫁给怎么样的人,我回答:“绝对不嫁给像我爸爸这么无能的人。”她们担心这个回答会引起家庭矛盾,就让我赶快改口,于是我回答:“那就嫁给像我妈妈那样无所不能的人!”

在长沙、上海、北京闯荡了好几年之后,我回到老家,做了一个“御宅族”。大概是因为前些年都只有春节才能见面,让妈妈盼长了脖子,如今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简直就是一份厚礼,所以她非常乐意我宅着,哪怕我每天都逛淘宝、玩娃娃、乱花钱。

每天都见面的人是难以发现对方的身体发生变化的,因此,那天妈妈去市场买菜摔了一跤被同村的人送回来,我也以为这只是一个小意外,去医院包个药包,过几天就没事了。

然而,那名普通外科医生给妈妈做了几个关键检查后,把我责骂了一顿:“你平日都不关心你的妈妈吗?她半边身体都使不上劲了,这是脑卒中!再晚几个小时就要偏瘫了!”

医生马上给妈妈开了住院单,妈妈住进了神经内科,在这里,有几百名老人正在进行治疗。

我这才惊觉,原来,我那能够应付一切事情的妈妈已经是老人了。

妈妈是老人了,那我当然就是大人了,真正意义上的大人。作为大人,就必须承担家庭责任。

妈妈入院后的前三天,爸爸、弟弟、姑姑、舅舅以及其他亲戚络绎不绝地前来探望,之后,就只有我与妈妈两个人在此“相依为命”,谁叫我是一个不用去上班的“闲人”。

其实情况也没有那么凄凉,右边病床的大妈是个大嗓门,她喜欢看电视剧,还喜欢一边看一边回顾前面情节以及猜测后面情节,除了睡觉时间,这个病房里都十分热闹;左边病床的是一名高龄老奶奶,她的小孙儿在这里陪着她,那是一个刚成年的小伙子,性格可害羞了,让我禁不住时不时去逗逗他,有时候还支使他外出替我买零食。

陪床的人晚上就睡在病床与病床之间的过道里,当然,睡的不是地板,医院好歹提供了简易的折叠床。但折叠床很窄,还很硬,简直就是铁板,第一个晚上我睡着睡着就摔到地上,幸亏那折叠床并不高。

后来,妈妈让我跟她一起睡病床,她说反正两个人都是瘦子。我摸了摸,有点儿软,于是就架起两侧扶手,与她挤在一起,两个人平躺着不动,位置恰恰好。

守夜的护士在门口进进出出了好几次,想必是在犹豫要不要把我叫起来,后来她还是放弃了。

我忽然就矫情了一把,说:“嘿嘿,妈妈,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一起睡了,自从六岁那年你把我轰到另一个房间里去自己睡……”

妈妈却瞬间拆了我的台,她说:“每次去你姥姥家,我们不都睡一张床吗?”

噢,好像真有这回事。

姥姥的旧式大床非常大,姥姥还没有去世前,每次探亲,都是按姥姥、妈妈、我这样的顺序一起睡在那张床上的。

在医院里待了三天之后,护士终于允许妈妈洗澡了,我并不放心她一个人洗,便一起进浴室给她洗,从头洗到脚。

这一次,我没有矫情地说“嘿嘿,妈妈,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一起洗澡了”,就算我说了,她也会以“我们不是曾经一起去游泳吗”拆我的台。

晾晒湿毛巾时,我得意地想自己终于可以回答之前答不出的网络问卷了。

——你有没有给你的妈妈洗过脚?

——有啊!

——什么时候?

——在医院里的时候。

好像,这也没有什么好得意的吧,在家里的时候,我从来没有给妈妈洗过脚,因为妈妈不用我伺候,她什么都能干。

妈妈什么都能干,我至今仍是这样认为的。

住院期间,妈妈每天都要去做理疗,包括针灸与几种电疗。这时候,我会带着手机一起去,妈妈躺着做理疗,我拉张椅子坐在旁边刷微博,有时候刷着刷着不禁就笑出声来。

有一次,妈妈问我:“你在看什么?”

“啊!我在看文摘!”其实我正在看动漫同人小说。

“念来听听。”妈妈这样说。

我连忙搜了一个专发心灵鸡汤文的营销微博,一目十行地选了一篇大概是从《读者》或《意林》中转载过来的短文念起来。

这次之后,理疗室的医生与护士都认识我与妈妈了,因为每天下午两点到四点,我都在这里给妈妈念心灵鸡汤短文,让扎着针的她能有所消遣。

其实,在很多年前,我吵着要买漫画的时候,妈妈会塞给我一堆文摘杂志:《读者》《意林》《青年文摘》《东西南北》……

现在回想起来,我走上治愈系写作路线,就是从那时候打下基础的。

出院后,妈妈除了定时服药这个小插曲之外,什么都没有改变。我设定了早上八点五十分的闹钟,闹钟响后,在床上打滚十分钟,大约九点,妈妈便会来敲门,她说:“懒猫,吃早餐了。”

这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早餐,一个视早起为酷刑的御宅族的早餐。

而到了下午,大约在接近黄昏的时候,妈妈会到楼上来收衣服,然后喊:“还不赶快去跳绳!”这的确是我唯一的运动了。

这些生活习惯保持不变,但我在悄悄改变一些事情。妈妈某天忽然说:“你这段时间好像没有买新衣服。”我回答:“因为衣柜放不下了。”其实我正在努力控制自己乱花钱的习惯,要养家就得要有钱。

过了两天,妈妈代我签收了几本书,她问是什么书,又厚又重。我随口回答是画册。其实,是家庭用的医学保健书。

请夸奖我吧,写下本文的时候,我手边正摊着菜谱,今晚的目标是枸杞红枣乌鸡汤。

虽然我不确定自己能否成为一个像妈妈那样无所不能,曾以一人之力挑起一个家的人,但最起码我要成为一个可以在日后照顾她的人。


【淑女王冠之我的歌声里】皆小无:像妈妈一样无所不能

​Fairy

看到皆小无写妈妈是个多么无所不能的女人,让某F真的有些大跌眼镜!其实当年皆小无同学来编辑部时,跟我们抱怨说实在受不了妈妈在家逼婚,才不得已出逃。那时某F跟她是同租室友,经常听她念叨妈妈有多爱唠叨有多烦,单纯天真的我还信以为真,可时间一长,还是慢慢听出了味道:从她到北京的第一天起就开始念叨妈妈有多烦,可就算皆小无妈妈真的是个爱唠叨的人,她都离你两千公里了,再怎样也不可能烦到你了好吗!所以,皆小无对妈妈的抱怨其实是——想念,有多想念就有多念叨,从离家第一天开始就这样一边想念一边念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亚洲 欧美 日韩 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