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意林-小淑女
意林-小淑女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9,467
  • 关注人气:6,8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淑女王冠】胡伟红:我永远的守护天使

(2017-02-05 12:01:33)
标签:

杂谈

【淑女王冠】胡伟红:我永远的守护天使

胡伟红,小MM独家签约作者,开启了少女冒险励志的新世界,《迷藏》系列故事步步惊险刺激、情节处处机关算尽,每一个有胆识有智慧有勇气的女孩都被这个故事深深吸引。


​《我永远的守护天使》

我觉得自己从小便是固执、任性的那种人,在过去的岁月里一直没有经历过风雨,大抵是老天还算眷顾我。但是这种幸福,往往是禁不住炫耀和感慨的。于是在2012年,我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转折——产后忧郁症、摇摇欲坠的婚姻、经济上的窘迫以及亲人朋友们的议论纷纷。

现在回忆起来,那不能仅仅用“不幸”两个字来形容,是我人生彻底的一种颠覆。回过一点儿神来,我开始想要拯救自己,想要寻找一条出路,哪怕必须离开家,离开父母,离开我最爱的龙宝,甚至告别我一直追逐的梦想……于是我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决然地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想要通过一份陌生的事业证明自己。不知道要怎么开始,却不得不开始。那个时候,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当我一脚踏出大门时,妈妈脸上流下的泪水,冰冷而决绝。

她觉得,我的离开是抛弃了父母与孩子,抛弃了原本完整的家庭。然而为了挽救婚姻,为了能让自己真正强大地面对一切,我不得不这样做。只有离开父母的庇护,才能独立去面对困难。我觉得自己早该学会选择。

妈妈对我说:“我只管替你照顾好孩子,你的生死,已然与我无关。”当我坐上车,朝着那个并不喜欢,却不得不前往的方向行驶的时候,我觉得我的生死,已经和任何人都没有了关系。包括自己。

在乡下偏僻的村子里,我浑浑噩噩地过了一段模糊的日子。完全记不清楚每天都重复着做了什么。后来再也无法忍受,也不愿自己就这样被全世界放弃。而那摇摇欲坠的婚姻终于尘埃落定,再无任何牵连。是啊,为什么要将命运完全放逐?当命运的齿轮转动时,不管速度有多快,间隙有多大,在流转的过程中,只要不放弃,那瞬间的光芒始终都可以带来希望。

希望,这两个字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让躺在冰冷床榻上的自己,都觉得感动。那段时间,我不止一次地掉过眼泪,也不止一次地明白,眼泪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当你无法学会坚强的时候,没有任何人会同情你。同情,有时也是可耻的。我要为自己而活!

妈妈,你永远不知道,身在异乡的我,是多么想念你们!可是,我别无他法。创业初期,在陌生的行业中我捉襟见肘。这完全不像写文一般自如,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适应身体与精神的双重透支。几乎每天都只睡4个小时,因为我有太多要学习的东西,有太多要拼命追赶的人。于是仅仅一个月的时间,我的体重疯狂下降了20斤。

一个月后,那是我离家之后第一次决定回去。因为无法抑制的想念,想念妈妈,想念龙宝,想念熟悉的一切。我的豪言壮语和满腹的决心也抵挡不住这种钻心的想念。

那天结束员工培训课程,已经是夜里11点多,我捧着电话不知道该不该拨通。坐在车里,举头望着满目的夜色,我知道家就在那个方向。而今夜,我太想回去了。平日里不敢给家里打电话,因为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的生活。只能说好,我很好,真的每天都非常好。妈妈大多时候还是沉默着。龙宝会在电话里咿呀叫着“妈妈”,用稚嫩的声音呼唤我。或许在他小小的内心里,妈妈的影像已经越来越模糊。

于是在三个月以后,我独自一个人来到了镇上,开始了艰难的创业之路。那天,我给妈妈打电话,我说:“妈,如果不能风风光光地回去,我宁可选择在这儿孤独终老。”妈妈在电话那头沉默良久,最后默默挂断。我知道,我注定将失去很多,很多。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我的手机上便传来一条银行转账信息,没有任何言语的妈妈竟然第一时间将10万元打到了我的账户上。那一刻,我坐在车里泪如雨下。

这世间,总有那么一种情感,纠缠不清,牵扯不断。你既已赋予我生命,血脉相连,又怎会只字片语便斩断……

正是隆冬,我握着电话的手却渗出了汗水,再三犹豫之下,我最终还是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她没有睡,这个时间,以为我出了什么事,第一次追问起来:“你在那儿,一切可好?”

我没有回答,只哽咽着说:“妈,我想回家看看。”良久,妈妈回答:“想家了就回来。这始终是你的家。”夜色下,我匆忙挂断了电话,胡乱抹了一把眼泪。第一次奋不顾身地踩下油门。没有人知道此刻我难以平复的心情是什么,甚至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或许是一个人在外面漂泊的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或许是有太多的疲惫让我心力交瘁,亦是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连诉说的力气都没有……

夜幕下,没有了白天喧闹的场景。深冬的高速公路上甚至连车辆都寥寥无几。我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直颤抖着,收音机里大声播放着午夜的悲曲,此刻,我只想回家。凌晨一点,我在熟悉的小区门口停下。抬头看向17楼的窗口,昏黄的灯光下,那扇窗子里竟然有光亮。一路跑进楼,按下电梯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心跳是那样快。

而当打开门的那一刻,我竟然泪如雨下。客厅里,妈妈正举着洗好的被单,见我进来,她的唇角微微颤动,最后只轻轻地说了句:“刚给你换上新的,睡着舒服。”我一下扑进妈妈的怀里,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眼泪,迷蒙了妈妈苍白的脸庞。

她曾说,我的生死已然与她无关……

可我知道,她既已生我,命便与我相连……

那晚,我抚摸着龙宝熟睡的脸。那晚,我依靠在妈妈温暖的怀里。那晚,我诉说着分别之后的“一切安好”。那晚,我告诉自己,什么都不重要,累了,倦了的时候,要记得家里的味道。


【淑女王冠】胡伟红:我永远的守护天使

猫猫雪:天下深情,唯有母爱难却,永生不得回报。看完这篇文章,我决定给母亲打个电话。想起上大学时每次离家,都是母亲目送我上车。火车开动,而我始终不敢把头探出窗外,因为害怕看到她一眼,泪水便不受抑制地喷涌而出。在外跟她打电话,母亲总是嘴硬说不想我,叫我不用担心她。可是每次回家,外婆总会偷偷告诉我,母亲几个星期前就开始为我准备干净的床单和家乡的特产啦。我家这位口是心非的母亲,总是把爱藏在心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亚洲 欧美 日韩 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