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個人資料
蔣豐
蔣豐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157,349,462
  • 關注人氣:318,143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小:

踏上輕井澤文學與情感糾結的旅程

(2020-09-30 15:08:25)
標簽:

輕井澤

萬葉集

松尾芭蕉

山口誓子

有島武郎

分類: 日本天天“蔣”

——日本天天“蔣” 【2020930日(星期三)篇】

輕井澤,一個聽起來就感覺到溫潤經年、隱微幽美、清涼爽心的地名。是的,這里是日本著名的避暑勝地,這里還是日本皇室三大別墅之一的所在地,這里星羅棋布般地分布著日本達官貴人、商企大腕、文人騷客在大都市東京之外的棟棟宅所。自然,這里也就是盛產“故事”的地方。

還記得在2020828日那個酷暑的日子,我正在京都智積院——那個日本“茶圣”千利休最喜歡的庭院小憩,突然傳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因為潰瘍性大腸炎復發辭去首相職務的消息。我立即中斷行程返回東京,此后一個多星期都在圍繞“后安倍時代”的人選亂斗進行報道、評論,內里的疲倦在一層一層地積累著。這樣,202095日的周末,我決意不再理會日本政壇的那些煩擾事,到輕井澤做一次讓心緒放飛的文學之旅。

踏上輕井澤文學與情感糾結的旅程

天公不作美。時下時停的恣意密雨,裹挾著似乎要吹散暑氣的那歡暢的風。細心并用心的出租車司機,每到一地,都是先從后備箱里拿出幾柄帶有藍白相間圖案的雨傘,然后再打開車門。或許,這就是日本版“賓至如歸的服務”吧。

第一站,是日本“俳圣”松尾芭蕉的“芭蕉之碑”。旅日30年多年,我去過日本許多地方。在日本許多地方也看過不同的“芭蕉之碑”。其實,就在我客居東京家中附近的一家寺院里面,也有一座小小的“芭蕉之碑”。在日本文學史上,芭蕉或許是步旅行程最多、日程最多的人。有人說,他一生都是在外飄泊、旅游。其實,這何嘗不是我的理想之一呢。而實現這個理想的沖動伴隨著年齡的增加而不斷提升。

踏上輕井澤文學與情感糾結的旅程

望著輕井澤這塊凹凸嶙峋并不規則的“芭蕉之碑”,盡管我與日語已經“零距離”接觸了30余年,但還是不敢輕易用中文翻譯那上面以“五、七、五”音節方式表現出來的俳句。我能夠感受到,那字句里面,浸透著芭蕉當時的季節感,融化著芭蕉拖著疲憊的步伐身臨此境的心情。他一生都在旅游,他一生陷于貧困,他終生未婚而孤獨一人,他卻留下了一首又一首俳句,今天讓人讀起來也會時而會意大笑,時而感到釋然輕松,時而拍案叫絕,時而扼腕惋惜。

還有人說,芭蕉的俳句里面,經常出現“草木”一詞,那是他從中國唐朝“詩圣”杜甫詩中頻頻借用而來的。我呢,對此沒有研究,也不敢輕信此論。但我知道,文化從來不是凝固而是流動的,這個過程中的交融,讓文化凝聚成特殊的堅韌力與包容力。當然,如果此論成真,倒會平添我對芭蕉的敬慕之情。一個日本人,在一生坎坷、落魄的時候,還知道苦讀中國的唐詩,還知道從中精心地摘句選詞,這種“學習力”,不值得敬佩嘛!

我轉身去爬那座只有海拔1200米的碓冰山。倒不是因為這座山橫跨群馬縣和長野縣,也不是因為這座山頂有一個“建國紀念日”的小亭,而是因為那里有一座“萬葉集歌碑”。

《萬葉集》,這部日本最古老的歌集,近年來突然“熱”了起來。原因呢,就是在明仁天皇生前退位、德仁天皇繼位的2019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執意不再讓日本的“年號”選自中國的古典經籍,于是從《萬葉集》的“于時初春令月,氣淑風和”一句中摘取出“令和”二字,作為新天皇的年號。這或許與安倍晉三主張的經濟“脫中”相吻合,算是一種傳統文化的“脫中”吧。其實,使用著來自中國漢字的日本,作為中國文化養子的日本,無論怎么洗白洗凈,都是難以“脫中”的。

佇立在這塊《萬葉集》歌碑前。上面的說明詞告訴我這塊歌碑是昭和42年(1967年)用碓冰山的自然山石鑄就的。其中一首和歌,有日文、英文、韓文和中文的表達,中文的意思是“當太陽進入到山的背后,也是我的思念通過竹葉,正傳向你而去的時候。”細品起來,著實有一種“和風”的柔美。

下山后,我徑奔那座神社前的山口誓子的句碑。不要看他的名字叫“山口誓子”,他卻是一名著名的男性俳人。他自幼不幸,母親在他10歲那年自殺。他從14歲就開始寫俳句,把本名“山口新比古”改為筆名“山口誓子”。在日本,名字中帶有“子”的,通常是女孩子,山口新比古這樣做,究竟是“戀母情結”的一種表現,還是內心中有另一種性別的追求?

山口誓子從東京大學畢業以后曾經入職大阪住友合資公司,成為“住友人”。但是,他的心不在實業上,而在心愛的俳句上。最終是在“住友”工作了16年之后轉身去做“專職俳人”。1945年日本戰敗以后,山口誓子成為日本俳壇“現代俳句”的領頭人。1994年,他在92歲病故的前夕,反復強調一句話,“我這一生的俳句風格,都是從‘俳圣’那里繼承來的。”這是一種“原點”的歸結?還是對自己“創新”的否定?

踏上輕井澤文學與情感糾結的旅程

看著句碑上把山口誓子的俳句翻譯成為中文——“把耿直的冬季妙叉山呈現在你的面前。”我實在忍無可忍了,這哪里還有俳句的味道?!我有些沖動,試著做了這樣的“翻譯”——“冬季妙叉山,耿直高聳格未改,傲然汝面前”。

距離“山口誓子句碑”不遠,樹立一塊矮矮的“杉浦翠子歌碑”。詩人不幸詩家幸。翠子兩歲的時候父親去世,三歲的時候母親去世。她是由祖母一手帶大的。她的二哥“倒插門”進入明治維新啟蒙思想家福澤諭吉家中,最后成為赫赫有名的“日本電力王”,她卻因為愛好文學、討厭二哥一身的銅臭,而與二哥幾乎斷絕了往來。不過,杉浦翠子找了一位比她大9歲的從事設計的老公。“先銳設計家”與“先銳歌人”結合在一起,倒也賺得缽滿盆盈。

我幾乎沒有讀過杉浦翠子的作品。但我知道她有兩部歌集,一部叫做《寒紅集》,一部叫做《綠眉》,在顏色上就給人一種美感,更不要說那只有詩人才能“奇想”到的“綠眉”了。像我這樣的俗人,只知道“綠帽子”的。至于杉浦翠子創辦的《短歌至上主義》雜志,更能夠看出一種反叛精神,她的“美貌與熱情”一直為日本歌壇稱道的。其實,背后都是志同道合的老公幫助她做的雜志封面設計。

踏上輕井澤文學與情感糾結的旅程

在輕井澤,這天,我要去的最后一個別墅是文學家有島武郎的死別之地。許多人知道日本著名作家太宰治曾經5次為情而自殺,鮮少知道有島武郎為情一次就自殺了。說起來那是1923年,有島武郎愛上了日本女性月刊《婦人公論》的攝影記者波多野秋子。但人家是有夫之婦啊,女方的丈夫還很快就知道了此事。那種壓力,真的不是用“亞歷山大”四個字就可以形容的。最后,69日,二人決定在輕井澤的別墅“戀月庵”中殉情自殺。這需要何等的摯愛!這需要何等的勇氣!據說,他們自殺后近一個月,也就是直至77日,兩人的遺體才被發現,上面已經出現蛆蟲,多處腐爛發臭了。他們在遺書中寫道,“在愛的面前迎接死神的那一瞬間,竟然是如此蒼白無力。”

踏上輕井澤文學與情感糾結的旅程

在他們的別墅外,我細細地觀察著。它依山而建,整個別墅前面的部分,用各種樹木支撐著,給人一種遙遙欲墜、隨時會坍塌的感覺。為什么會有這樣的設計?還是這種設計已經在暗示了什么?望著這棟咖啡色的而早已無人間煙火的別墅,我不想走得過近,也不想去探個究竟。人世間,有些愛,一旦出軌,一旦翻車,留給后世的就是這種茫茫凄涼。

離開輕井澤時候,細雨已然停止,桔紅色的夕陽在散放著當天最后的余暉。一趟文學之旅走下來,我知道,情感世界永遠不會這樣如此靜謐安寧的。

0

閱讀 評論 收藏 禁止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