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個人資料
蔣豐
蔣豐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156,855,003
  • 關注人氣:318,103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小:

蔣談廿四史(113):班固抄襲司馬遷的真實原因是什么

(2020-09-02 17:51:57)
標簽:

廿四史

漢書

高帝紀

班固

司馬遷

分類: 蔣談廿四史

——讀《漢書》卷一《高帝紀》隨筆

蔣談廿四史(113):班固抄襲司馬遷的真實原因是什么

司馬遷的《史記》是“二十四史”中唯一的一部“通史”,而班固的《漢書》則是“二十四史”中的第一部“斷代史”。無獨有偶,兩個人在自己的史學著作中都寫到了一位相同的人物——漢高祖劉邦。司馬遷是在《史記》卷八寫下的,卷名為《高祖本紀》;班固是在《漢書》卷一寫下的,卷名為《高帝紀》。從表面上,“高祖”與“高帝”,僅僅有一字之差。但是,就是這個“一字之差”,卻反映出兩個人不同的態度,前者是按照所寫皇帝的歷史,讓劉邦循序順序出場的。司馬遷更多的是以欣賞的眼光來寫劉邦的。后者是把劉邦作為開國君主,更多的是以膜拜的眼光來寫的。也可以這樣說,前者寫的是“人”,后者寫的是“帝”。這種不同的史學認知以及態度,對繼之而來的中國“正史”產生了極大的具有沖擊力、定向力的影響。

翻看過司馬遷《史記》卷八《高祖本紀》和班固《漢書》卷一《高帝紀》的人一定都會感到非常的吃驚,那就是班固的《高帝紀》基本上是照搬司馬遷《高祖本紀》的。我看到后世有的史學工作者在談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非常曖昧地表示“本卷承襲了《史記·高祖本紀》的一部分文字和內容。在這里,我要明確地說:這不是什么“承襲”,而是實實在在的“抄襲”。這種事情如果發生在今天,準備拿學位的,會與學位從此告別;準備評職稱的,會與職稱再不往來。所有的學籍以及教職,很有可能因此而“檣櫓間灰飛煙滅”。

問題是班固為什么要如此大膽地抄襲司馬遷?他就不怕丟人?就不怕受到后世的嘲笑與指責?在我看來,班固敢于這樣做,應該是有這樣兩大原因的。

第一,司馬遷的《史記》是漢武帝在位期間問世的,并且已經“送審”到漢武帝那里。盡管漢武帝在閱讀期間,時而有不滿并發脾氣的時候,但他并沒有讓這部史書“作廢”。熟悉中國圖書發行史的人都很清楚,圖書的“送審”過程非常有名堂、有技巧、有許多幕后操作。最高權力者沒有把這部書廢掉、燒掉,意味著這本書已經過關,已經是“政治正確”了。因此,班固要抄襲它。

第二,既然司馬遷的《高祖本紀》已經在漢武帝那里“過關”,自己再增加新的素材,都有可能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因此,做一點文字順序的加工,增補一點史事、詔令,不去干樹大招風的事情,不去因為挖掘新鮮的的史料而引起紛紛議論,從而讓自己的史書成為眾矢之的,就成為班固抄襲司馬遷的又一個重要原因。

通常,把“秉筆直書”看作是史學家的擔當精神。但是,這種擔當精神是與生命安危緊緊相連的。《史記》以后“二十三史”的作者們,沒有一個人具有司馬遷般的擔當精神。所以,“二十三史”盡管各有所長,但沒有一部可以超越《史記》這部“紀傳體”正史的巔峰。

也可能,因為班固這樣的“抄襲”,我們今天才能夠還看見《漢書》。這樣,我們也就不與班固討論“著作權”的問題了。(2020728日寫于東京“樂豐齋”)

 

0

閱讀 評論 收藏 禁止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