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個人資料
蔣豐
蔣豐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156,855,003
  • 關注人氣:318,103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小:

亮點頻閃的“安倍經濟學”也有軟肋

(2020-09-02 17:19:58)
標簽:

安倍經濟學

勞動力開國

菅義偉

安倍晉三

政治遺產

分類: 日本天天“蔣”

——日本天天“蔣” 【202092日(星期三)篇】 

亮點頻閃的“安倍經濟學”也有軟肋

高開高走? 通常來說,一個政權的末期,一定有一個最低的民意支持率與之相伴而行。所謂“失人心者失天下”。

但是,即將結束的日本安倍政權,似乎打破了這個“通常”。

828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布辭職以后,《日本經濟新聞》在830日做了一次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安倍政權的支持率攀升到55%,比7月的調查結果高出了12個百分點。831日,日本共同通信社公布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安倍政權支持率升至56.9%,自民黨支持率升至48%

就在相同的時刻,日本社會上關于安倍“晉三”——期待他第三次出任首相的呼聲越來越高。安倍晉三在位時,日本民眾對生活的所有不滿都可以“甩鍋”給他;現在,安倍晉三匆匆辭職了,日本民眾才恍然大悟,好日子快沒了!

目前,最有可能從安倍晉三手中接盤的就是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他被自民黨內視為“正統繼承人”。菅義偉本人也將于92日明確表態出馬參加自民黨總裁選舉,表示一旦上任,將會繼承安倍的政治遺產—— 把“安倍經濟學”(Abenomics)堅定不移地推行下去。

此時此刻,不妨對“安倍經濟學”做一個盤點。

首先應該看到,安倍晉三在2006年第一次出任日本首相期間,經濟建設毫無功績可言。他也坦誠自己是一個“經濟盲”。2007年因病辭職以后,一邊養病一邊狠學經濟,堪稱臥薪嘗膽。到2012年歲末東山再起重新出任日本首相以后,立即提出了“安倍經濟學”,并且迅速射出三箭:第一箭,量化寬松的貨幣政策;第二箭,靈活的財政政策;第三箭,促進民間投資的結構性改革政策。當人們還在觀察“箭速”和“箭靶”的時候,2015924日,安倍晉三連任自民黨總裁,他在記者會上表示,“安倍經濟學”進入第二幕,同時射出新的三箭:第一箭,孕育希望強大經濟;第二箭,構筑夢想的育兒支援;第三箭,安心的社會保障。喜歡叫板的安倍晉三“希望挑戰日本一直沒有著手解決的社會構造的課題。”

對“安倍經濟學”,貶多褒少。在國內,是因為許多民眾感覺沒有得到實實在在的好處。在國外,是因為對安倍一些情緒性偏見影響判斷。其實,冷靜理智地觀察,“安倍經濟學”帶出了這樣效果——

第一,從經濟擴張期上看,日本經濟出現了長達71個月的經濟擴張期,如此長期的經濟景氣在日本“泡沫經濟”崩潰以后實屬第一次。

第二,從股市狀況來看,8年來日本日經225指數從10000點左右震蕩飚升到23000點左右,足足翻了一倍有余,這是相當輝煌的成績。

第三,從匯率市場來看,日元匯率一直維持比較低、比較穩定的狀態,尤其是近幾年日元匯率基本能夠穩定在1美元兌105日元的水平。那種日元高騰出口不利的局面消失了。

第四,從國家稅收上看,從原來的40多萬億日元上升到60萬億日元左右。與此同時,日本富裕階層和機構投資者的收入增多,個人金融資產接近GDP的三倍以上。

第五,從企業發展上看,“安倍經濟學”提振了企業信心,幫助拉低了日元匯率,使出口商獲得額外收益,并流入到薪資及創造新崗位方面。而企業治理改革為日本吸引了大量海外資金,外資持有日本上市公司股票的比例也在不斷上升。

第六,從失業與就業來看,由于“安倍經濟學”鼓勵家庭女性參與就業、推遲老年人退休年齡,日本失業率大幅降低,就業率大幅提高。失業率從2012年底的將近4.5%一路降至2.5%以下;20128月的有效求人倍率僅為0.83倍,到20194月達到1.63倍,刷新了1974年以來的最高紀錄。社會經濟活躍,勞動市場振奮。

日本在2010GDP被中國超過、下跌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以后,之所以在其后十年沒有持續下跌,“安倍經濟學”是功不可沒的。

當然,“安倍經濟學”不可能包治百病,它更沒有能夠解決日本社會發展的結構性問題——“高齡化”和“少子化”帶來的“勞動力緊缺”問題。

眼看著,往后的 20 年內,日本將呈現以下態勢——每 人中就有 位老人;“孤獨死”成為常態;勞動人口大幅減少;稅收減少;各級政府逐漸失能;空屋率過高,卻沒有人力和經費可處理;人口減少;消費市場萎縮等。

為此,安倍政權曾在20186月毅然宣布 年之內要開放 43 萬外籍勞工名額,包括建筑、農業、照護、住宿、造船等行業,實施所謂“勞動力開國”。但是,“島國根性”帶來的閉鎖慣性,讓這扇大門很難豁然敞開。

安倍晉三曾經設定目標,把生育率從現在的每名女性生育 1.4 個孩子提高到 1.8個。為此,安倍政權不惜推助增加假期、提前下班、減少加班等等措施,讓年輕人增加更多的孕育孩子的機會。但是,骨感的社會現實特別是持續走低的適婚齡人的結婚率,讓“安倍經濟學”的理想無法豐滿起來。

817日,日本內閣府發布的2020年二季度GDP初值顯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日本二季度實際GDP按年率計算萎縮27.8%,跌幅遠遠超過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后創下的17.8%,為1955年有記錄以來的最差表現。這顯示出“安倍經濟學”的軟肋,它無法應對突如其來的災害疫情。不過,有些人稱“安倍經濟學”的效果因此成零,應該也不是一個理智的判斷。

接下來,從安倍晉三手中“接盤”的人,很難擺脫“安倍經濟學”的路徑。作為“勞動力開國”的主倡者菅義偉能否把“勞動力開國”的大門真正敞開,能否在解決日本社會發展的瓶頸問題上,是人們最為關注的。

0

閱讀 評論 收藏 禁止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