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康宁工作站
康宁工作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488
  • 关注人气:3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白色旅馆(名家共写作)邀您续写

(2012-10-26 17:30:49)
标签:

杂谈

分类: 意林启示

白色旅馆(名家共写作)邀您续写

沈嘉柯
  作者简介:
  当代著名作家,出版作品十余部,代表作品:《末日之雪》(译林出版社)《平行塔》(沈阳出版社)。《平行塔》获海内外媒体好评,被认为推动中国社会推理文学走向成熟。
  
  天气晴朗的秋季,趁暑假,我前往南方的一个古都旅行,出了高铁,转地铁和公交车,经过一条江,在大桥的北边下车。我抬头就眺望到那家旅馆,纯白色的楼体在青色的天空下,异常显眼。我暗自庆幸不必没头没脑地寻觅。
  横穿马路后我顺着指示牌走过石块铺就的小径,穿过一片小树林,才找到旅馆的门,原来这一带在搞城区开发,封住了旅馆的入口,因此另辟蹊径在围墙打开一道侧门。
  拿到房卡,我上了电梯,发现整个旅馆入住率很低,大部分房间敞开通风。进了房间我飞快洗澡,打开冷气,倒头就睡。因为约好了当地的一个友人阿束黄昏碰头,由她作陪游玩,所以我打算先养足精神。
  阿束是个可爱的年轻女孩,才念大一,独自居住,父母都在外地。我其实有些疑惑,但不便多问她的私事。我们通过网络认识不久,我隐约觉得阿束对我有好感,旅馆也是阿束帮我提前预定的。
  我们在当天六点多见面,沿路小吃填肚,欣赏风景,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天黑,干脆去看了一场电影。
  电影看到一半,阿束居然睡着了。我没叫醒她,反而把肩膀凑近,给她凭靠。
  散场后我困意十足,跟阿束分手,回到旅馆已过12点,灯也不开,径直沉睡。半夜,我忽然被一阵怪声吵醒,仿佛河马在喝水。回过神我才醒悟,我饿醒了。从钱包抽出一张钞票,我迷迷糊糊出门。走道的灯光幽幽泛黄,两边的客房仍然大多数开着,室内漆黑。
  我有一种不舒服的怪异感觉,但却说不上来缘故。出了电梯经过大堂,店员在服务台后,手臂撑头打盹,一眼看去看不清面孔,只看见头顶的黑发。出了侧门,白天枝叶婆娑的树林,深夜静寂,寒意入骨。我加快脚步,来到马路边,心头松弛下来,走了差不多半里,仅有的几个小店铺都关了门。看来只得回旅馆买标价翻倍的泡面。无奈之下,我原路返回,眺望旅馆时,我彻底愣住。夜空下,旅馆通体金黄色。
  这怎么可能?我清楚记得,那旅馆明明是周身白色。我心跳加快,犹豫片刻,还是回到旅馆。店员仍然在打盹,我眯着眼睛打量四周,内部墙壁本来是蓝色的,此刻变成浅浅的褐黄。我不敢乘电梯了,从楼梯步行,每层都空了很多房间,墙壁都变色了。莫非,莫非,我住进了灵异旅馆?我手心渗汗,屏住呼吸走回五楼我的房间。我拿出手机打给阿束,才发现忘记充电已经关机。我愈发不安。
  忽然之间,我陷入一片漆黑的汪洋,知觉消散。
  从耀眼晨光中苏醒时,我猛然挺身,跑出旅馆,仰头望去,依旧簇新雪白。一定是梦,我哑然失笑。
  我收拾物品,按计划,去下一个毗邻古都的小城。想到阿束不辞辛苦作陪,我发短信致谢,以免电话扰她好睡。
  正午时,我在火车上接到阿束的电话:我才睡醒看见短信。为什么谢我?你什么时候来的呢?都不通知我……
  我心中一紧,无限疑惧交加,顿时不知如何回答,此刻火车恰好驶入隧道,四周完全漆黑。

 

kangning03@foxmail.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亚洲 欧美 日韩 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