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個人資料
浦江客
浦江客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4,307,202
  • 關注人氣:61,520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小:

唐太宗怎“勤行三事”創盛世

(2020-07-10 08:37:07)
標簽:

歷史

文化

讀書

隨筆

唐史

分類: 窺史議政
唐太宗怎“勤行三事”創盛世
晉祠公園唐太宗君臣群雕  (圖源網絡)


唐太宗怎“勤行三事”創盛世


       貞觀十六年(642),唐太宗對當時的史官褚遂良說了這樣一段話:
       朕今勤行三事,亦望史官不書吾惡。一則鑒前代成敗事,以為元龜;二則進用善人,共成政道;三則斥棄群小,不聽讒言。吾能守之,終不轉也。
       這段話,既是太宗對施政致治基本經驗的概括,又表明他堅持力行的主要是這三件大事。
       第一件大事,就是以史為鑒,取鑒求治。
       太宗即位之初,不僅在議政之間“引見群官,降以溫顏,訪以今古”,以至“乙夜忘疲,中宵不寐”,就是退朝之后,他仍然“披覽忘倦,每達宵分”。自己如此孜孜不倦、夜以繼日地讀史、議史之外,更汪意指導地方軍政長官讀史。貞觀三年(629)年底,為獎勵涼州都督李大亮的“忠勤”,特賜荀悅《漢紀》一部,認為“此書敘致既明,論議深博,極為治之體;盡君臣之義”,要李大亮“宜加尋閱”。所謂“極為治之體”,即認為《漢紀》中有大治天下的豐富經驗可供吸取。
       同時,唐太宗以宰相房玄齡為總監、副相魏征“總知其務”,組織了專門的修史班子。自貞觀三年至十年,修撰成《梁書》、《陳書》、《北齊書》、《周書》和《隋書》五代史,總結出“覽前王之得失,為在身之龜鏡”的這一取鑒求治的基本經驗。
       對“前王”之“得”,太宗最傾心于漢文帝;對“前王”之“失”,太宗最感觸于隋煬帝。從貞觀之治表現出的“致治”之道,包括以“靜”求治總方針的制定,農本思想、君臣相輔思想、任賢納諫、民族德化,乃至釋宮女、令得嫁等等,都能從漢文致治、煬帝喪國的正反經驗教訓中找到借鑒的痕跡。貞觀十五年(641),太宗在辨前王興亡的同時,又注意到典章制度的問題,命史官續修《五代史志》,直至高宗時才告成。
       唐太宗晚年,下詔修撰《晉書》,并親自撰寫了四篇史論。他指責司馬懿未能“竭誠盡節”,“見嗤后代”,顯然是借歷史告誡李唐功臣不要像司馬懿那樣有虧臣節。他評論司馬炎,是為了告誡太子李治,莫忘司馬炎“居治而忘危”、“委寄失才”、封藩貽患的教訓,免得“海內版蕩,宗宙播遷”,這是試圖以史安排后事。
       第二件大事,就是征集人才,進賢共治。
       貞觀元年(627),李世民繼位稱帝,當確定了大治天下的基本方略之后,太宗立即把進賢致治提到重要議事日程,強調“致安之本,惟在得人”。據《全唐文》所收,太宗親下求賢舉能詔多達5次。在《貞觀政要》中,提及求賢的文字也比比皆是。
       貞觀十一年(637),太宗兩次頒召求賢,強調“博訪邱園,搜持英俊,弼成王道,臻于大化焉”,把“進賢”與“致治”的關系說得更加明白。貞觀十七年(643),大宗特詔長孫無忌等24人,圖畫于凌煙閣。從凌煙閣24功臣可以看出,太宗“進用善人”,不論出身士庶,是否故舊,也不問為官為民,是漢是夷,均“委任責成,各盡其用”。
       唐太宗深深懂得“人才有長短,不必兼通”的道理,強調“君子用人如器,各取所長”。唐太宗晚年時,曾召大臣當面論人,在他對八位大臣作出的評價中,頗能看出太宗對人的觀察時所持的才行并重的原則。太宗評價八位大臣所說的“攻戰”、“應對”、“進言”、“規諫”、“論量人物”,主要是就“才”即才能來講的,而“骨鯁”、“堅貞”、“臨難不改節”、“不結朋黨”、“性行敦厚”、“直道而行”,主要是就“行”即德行來講的。太宗與群臣的這一席對話,既表達了他用人“各取所長”的方針,又包含著對他“才行取人”的原則。 
       太宗在晩年所作的《金鏡》一文中,專就做皇帝之難易問題發表過一番議論。他認為:做皇帝難,其中“用人之道,尤為未易。”他說:“己之所謂賢,未必盡善;眾之所謂毀,未必全惡。知能不舉,則為失材;知惡不黜,則為禍始。又,人才有長短,不必兼通。……舍短取長,然后為美。”


唐太宗怎“勤行三事”創盛世
3D全景聲京劇電影《貞觀盛事》劇照


       第三件大事,就是斥棄群小,杜讒為治。
       貞觀初,太宗廣開“直言之路”,一些群小之徒“各行讒毀,交亂君臣”。為此,太宗反復強調“朕觀前代讒侫之徒,皆國之蟊賊也”,把讒邪視為“逆亂之源”。為了防侫杜讒,太宗下令“自今以后,有上書訐人小惡者,當以讒人之罪罪之”。
       貞觀三年(629),魏征升任秘書監參預朝政,為副相。于是,有人誣告魏征“謀反”。太宗不僅不追究魏征“昔吾之仇”,反而“遽斬”誣告之人。在這前后,監察御史陳師合上《拔士論》“毀謗”宰相房玄、杜如晦“思慮有限”,欲動搖房、杜相位。太宗怒斥“此人妄事毀謗,此欲離間找君臣”,便采用法律手段,“流陳師合于嶺外”。
       唐太宗也不以某些“功高”的大臣聽任毀謗賢能,最具典型性事例要數蕭瑀對房、杜的讒毀了。蕭瑀在高祖時,“凡諸政務,莫不關掌”。太宗即位后,重用房丶杜,蕭瑀“心不能平”。先是上書論二人不稱職,但無證據,太宗罷蕭瑀,“廢于家”。后來,房玄齡、魏征等在執政中“有微過”,官復原職的蕭瑀又“劾之”。然而,太宗“竟不問”,并免去蕭瑀相職,降級使用,四年后才恢復其相位。
       貞觀十七年(643),蕭瑀亦圖畫凌煙閣,又誣房玄齡以下諸相“悉皆朋黨比周,無至心奉上”,并“累獨奏”稱“此等相與執權,有同膠漆,陛下不細諳知,但未反耳。”太宗一面勸蕭瑀要“推心待士”,一面表示自己不會“頓迷臧否”。太宗“積久銜之”,越發討厭蕭瑀,最終下詔斥其“棄公就私,未明隱顯之際;身俗口道,莫辨邪正之心”,罷為州剌史,除去封爵。
       取鑒求治,進賢共治,杜讒為治,唐太宗對史官總結自己的“勤行三事”,不也正是在向后來的執政者提供治理天下的歷史經驗嗎?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