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加載中...

個人資料
丁啟陣
丁啟陣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37,426,141
  • 關注人氣:34,301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小:

不到兩歲的孩子懂得思念遠方的親人嗎?

(2020-09-30 18:06:11)
標簽:

育兒

情感

雜談

分類: 性情文字

奶爸筆記第二季第45

解憶長安

丁啟陣

不到兩歲的孩子懂得思念遠方的親人嗎?姿兒:一歲又10個月了


 

公元756年,即唐天寶十五年的八月,杜甫做了一首無比“香艷”、膾炙人口的五言律詩《月夜》,表達了對暫居陜北鄜州(今陜西省延安市富縣)妻舅處的妻子兒女的思念之情。其中關于兒女的兩句是“遙憐小兒女,未解憶長安”。

跟歷來眾多文學史專家一樣,我也一直把這兩句詩理解為:兒女尚小,還不懂得思念正處在長安困境中的父親,或者說還不能理解自己母親對著月亮思念丈夫(他們的父親)的心事。年幼兒女的懵懂不解憂愁,被用來反襯詩人夫婦的兩地相思。

但是,經過這次跟小女姿兒分處北京、洛陽兩地前后一個多月的親身經歷,我的感受產生了變化。現在我認為,小孩子是“能解憶長安”的!

杜甫的“小兒女”當時幾歲,無從考證。姿兒是一歲零九個月,大概不會比杜甫的小兒女更大些。杜甫的“小兒女”有多個,至少杜甫詩中留下名字的就有兩個兒子,宗武和宗文(小名驥)。合理想象,杜甫的小兒女中有比姿兒還小的,也有比姿兒大一些的。

姿兒打娘胎里的胎動開始,種種行為表現都跟她姐姐大異其趣:如果說馨兒屬于淑女類型的話,姿兒則顯然屬于女漢子類型——愛咧嘴大笑,愛蹦蹦跳跳,吃東西的樣子很豪放,像個沒心沒肺的樂天派。

但是,我們家這次京洛兩地的來來往往,分分合合,我也分明看到了姿兒的另一面。

八月底,為了處理一點家事,妻子帶著姿兒隨岳父母回洛陽小住,我和馨兒因為開學在即,須遵守疫情監控相關規定,留在北京。在我們家父女、母女兩兩組合異地而處的幾天里,姿兒因為跟她媽媽在一起,沒有表現出對爸爸、姐姐特別的思念,每次視頻通話,都是大聲呼喊“爸爸——!”跟姐姐打招呼,依然是海豚音的“啊——”,她那時還不會說“姐姐”兩個字。提醒她不該那么稱呼姐姐,她便會把海豚音的“啊”拉長一點兒。每次通話,都會讓馨兒有點失落。

幾天后形勢許可,我帶馨兒坐高鐵到洛陽跟另一半家人小聚。四五天的相處,姐妹感情有了飛躍——姿兒會叫“姐姐”了。開始時發音不準,聽起來像是“呆呆”、“家家”,但是馨兒很高興,知道她叫的是“姐姐”,自己享受到了跟爸爸、媽媽同等的待遇。

我和馨兒要返回北京,姿兒跟她媽媽到高鐵站相送,并無異樣,好像我們只是去趟超市。但是,我們到北京后,每次視頻通話,姿兒都是大聲喊“爸爸”、“姐姐”,久別重逢似的。聽妻子說,在我回北京后的幾天里,姿兒都是早上一醒來就尋找爸爸,一天到晚喊“爸爸”不少于五十聲。有一次突然半夜醒來,還喊了幾聲“爸爸”。她可能是夢見爸爸了。

又過了四五天,妻子要回北京辦點事,把姿兒交給岳父岳母,留在洛陽,她要趁機給姿兒斷奶。我心戚然,覺得這次分離才是對姿兒的最大考驗。馨兒一歲半的時候,在跟爸爸媽媽留在家里和跟舅舅外公外婆等人到內蒙古草原玩耍之間她自己選擇了后者。看她雀躍著離開的樣子,我們以為不會有問題。岳父岳母怕我們擔心,也隱瞞了馨兒入夜啼哭的事,通電話時告訴我們馨兒睡覺前并沒有哭泣。這次我也很擔心姿兒夜里會啼哭不止。想起自己三四歲時有一次到二姨家玩,白天完全沒問題,覺得二姨家有柚子樹、棕櫚樹的“后花園”樂趣無窮,主動要求媽媽把我留在二姨家過夜。但是,一入夜,我便大哭不止,鬧著要回五六里外的自己家。鬧得很兇,二姨只好當夜把我送回家。北京、洛陽相距八百多公里,可沒辦法連夜將姿兒送回家。因此,我一再叮囑妻子,讓她給自己父母打電話,叫他們務必以實情相告。得到的情報是,這一次姿兒的確沒怎么哭,只是頭天晚上睡覺前不見媽媽,咧嘴要哭時,岳父趕緊抱姿兒下樓,到處轉悠,直到把姿兒晃睡著才回家。第二天晚上如法炮制,情況差不多。

妻子回北京,姿兒跟她外公外婆待在洛陽的一個星期里,我的心里很不踏實。想起了多年前看過的一篇文章,說美國一位事業有成的女學者,心理上有嚴重的自卑、不安全感。于是尋求心理醫生的幫助。在心理醫生的幫助下,她反復回憶自己幼年的種種經歷,終于發現根源:她一兩歲時父母不顧她的啼哭悲傷,撇下她到歐洲度了一個月的假。妻子也曾多次說起她大學時有位同學因為小時候父母每晚去跳交誼舞,把她一個人留下家里讓爺爺奶奶照看,導致她幼小心靈受到傷害,一直對父母心懷怨恨,生活得很不快樂。我擔心,斷奶、跟母親分開的雙重打擊,會使姿兒的心靈造成傷害。

但是每次視頻對話,姿兒都絲毫沒有表現出跟媽媽、爸爸、妹妹因分離而生疏的跡象,都是大聲、一疊聲地喊著“媽媽”“爸爸”“姐姐”,豪放依舊。

妻子也很牽掛姿兒,昨天辦完事,就買了今天一早返回洛陽的高鐵票。

上午從岳母處得到消息:昨天晚上,岳父岳母告訴姿兒,媽媽今天返回洛陽,她只要睡一覺就能到高鐵站接到媽媽了。于是,姿兒昨晚異乎尋常,七點一過就入睡了;今天早上六點多便醒了,嘴里喊著“媽媽”“媽媽”,催促外公外婆快點帶她去高鐵站接她的媽媽!

像姿兒這樣不到兩歲的孩子,雖然口不能言,但心里許多事情都是明白的,至少,對離居的親人她們是有思念之情的,并非完全懵懂無知,并非真的“不解憶長安”。

                                              2020-09-30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